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书评书讯 / 《品江湖》——且看宋江的顶级人际关系网
《品江湖》——且看宋江的顶级人际关系网
2006-11-21       中华读书报    点击: 1379

  说到人际关系和关系网,还是得举宋江的例子。宋江在小说里戏特别多,十足的男一号。他最初的本职工作只不过是郓城县里一个“押司”。我们知道,押司是宋代官吏队伍中的“吏”,还够不上官的范围,实际上是官员下面的办事人员,参与司法方面的事务。“官”和“吏”,在秦汉时期还是不分的,官就是吏,吏就是官。后来“官”“吏”逐渐分化为两个不同的词,分化为两个相依为命的人群。官是干部序列,吏是官下面的办事人员。官是国家干部,吏则地位不高,只有很少很少一部分吏可以有机会升迁进入官的队伍。

 

  宋江地位不高,他只是“吏”,不是“官”。他家中经济条件应该还是相当不错的,是个土财主。家里到底经济条件有多好,趁多少钱,咱们不知道。从小说中看,他乐善好施、挥金如土,名声好到一塌糊涂,在黑白两道都特别吃得开也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水浒》第18回他出场时就着力赞扬他一番:“那押司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氏。为他面黑人矮,人都唤他做黑宋江;且又于家大孝,位仗义疏财,人皆称他做孝义黑三郎。上有父亲在堂,母亲早丧;下有一个兄弟,唤作铁扇子宋清,自和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

 

  这宋江自在郓城县做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人向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赒人之急,扶人之困,以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有一首《临江仙》词称赞宋江:“起自花村刀笔吏,英灵上应天星。疏财仗义更多能。事亲行孝敬,待士有声名。济弱扶倾心慷慨,高名水月双清。及时甘雨四方称。山东呼保义,豪杰宋公明。”为了歌颂他的豪杰风范,连相貌的介绍也不像下文那样直指“黑”、“矮”等生理缺陷,也用了一回赞扬口吻。试看:“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滴溜溜两耳悬珠,明皎皎双睛点漆。唇方口正,髭领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坐定时浑如虎相,走动时有若狼形。年及三旬,有养济万人之度量;身躯六尺,怀扫除四海之心机。志气轩昂,胸襟秀丽。刀笔敢欺萧相国,声名不让孟尝君。”“眼如丹凤,眉似卧蚕。”这不都是形容关公的词吗?不知就里的,还以为宋江也是个帅哥哥呢。我们看看他如何自处于黑白两道之间。

 

  宋江本来战斗在司法战线,是所谓“刀笔吏”。按修订本《辞源》和《辞海》的解释,“刀笔吏”都是指“办理文书的小吏”。宋江出场时介绍说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遇到人家办大案要案的专案组,来抓晁盖等一干要犯,宋江见到外地来的办案人员,客客气气,彬彬有礼,把人家安排到茶坊,自己担着风险跑去通风报信。他想的是:“晁盖是我心腹兄弟。他如今犯了弥天之罪,我不救他时,捕获将去,性命便休了。”你说这算是什么样的小干部?是不是说他已经看出了社会的问题,早就已经暗地里准备搞革命了?恐怕还不是。大家看《水浒》,没有人会留下这个印象。从后来梁山上这些人三番五次邀请他上山,他都拒绝,也可以看得很清楚。他只是把兄弟情谊、社会关系看得很重。

 

  《水浒》18回为此还题了四句:“义重轻他不义财,奉天法网有时开。剥民官府过于贼,应为知交放贼来。”那么,是不是说宋江对于黑白两道上的人都一视同仁了呢?其实也未必。我举一个例子。晁盖他们上梁山以后,专门派刘唐来致谢,给宋江送来金条,还带了信来。宋江马上让刘唐走了,没敢留他住,说刘唐是上了通缉令的人,万一在郓城县让人家看出来,这可不得了。大家记得他为什么杀阎婆惜?晁盖让刘唐带来的书信,宋江还没来得及销毁,让同居的阎婆惜偶然间发现了。年轻貌美的阎婆惜这个时候感情已经转移了,爱上了小白脸张文远,借着发现宋江与梁山往来证据的机会,要敲诈他,要求分手,更提出索要金条,二人言语不合,发生争执,最终一时失手导致了那起人命案。

 

  我们从《水浒》中宋江的经历,可以看出宋江“关系网”的普遍性,也可以看出它的重要性。例如,在瑞龙镇和武松分手以后,没走多远,就中了清风寨的埋伏。本来准备拿他当原料做“醒酒汤”给几位山寨头领吃的,一听说他就是宋江,大头领燕顺吃了一惊,夺过小喽啰手里的尖刀,把捆人的麻绳割断,把自己穿的枣红袄披在宋江身上,把宋江供在交椅上,急忙叫来二把手王英、三把手郑天寿,一起跪下,“纳头便拜”。这时候的宋江,在江湖上真可说名声显赫。

 

  宋江到了清风寨,武知寨小李广花荣见了宋江,拜罢,喝令军汉接过包裹、朴刀、腰刀,扶着宋江,直到正厅之上,请宋江到当中凉床上坐定,花荣又纳头拜了四拜。镇三山黄信,奉命押解宋江(化名“张三”),顺便收拾了刺头花荣,不想路上遇到燕顺等人的埋伏,寡不敌众,只身逃回清风镇。已经被宋江用计接纳入伙的秦明前来游说黄信,提起宋江,告诉黄信,你那天押解的“郓城虎”张三就是宋江。黄信一听,说道:“若是小弟得知是宋公明时,路上也自放了他。一时见不到处,只听了刘高一面之词,险不坏了他性命。”以上几位朝廷命官也都久闻宋江大名,而且佩服得五体投地。

 

  率领燕顺等大队人马投奔梁山泊的路上遇到了石将军石勇,为了争座位斗气,燕顺和石勇有些口角,这石勇出口惊人,就是姓赵的皇帝来了也不让座:“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其余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这两个人被石勇看在眼里的人,一个是小旋风柴进,一个是及时雨宋江,是江湖上最好客的两个人。宋江犯罪刺配江州,遇了难,人家都要杀他、要吃他的时候,一问起姓名,就立即放了,又拜他。揭阳岭上,宋江和两个押解的公差,都被催命判官李立用蒙汗药麻翻在地。混江龙李俊带着童威、童猛兄弟一路寻来,说是听说宋江犯事,刺配江州,近日要从此路经过,已经在山下等候了四五天。听李立说刚麻翻三个人,其中一个长得黑矮肥胖的,虽然都不认识,翻看了公文函件,知道犯人是宋江无疑,立即调了解药,灌了救起,“纳头便拜”。

 

  后来下山了,李俊和童氏兄弟结拜宋江为兄弟。揭阳镇上,看了病大虫薛永的功夫表演,宋江给了五两银子。薛永得了这位客官的赏银,只是道谢。可一听说他就是宋江,就立即恭恭敬敬拜倒在地。船火儿张横,载得逃命的宋江一行三人,行至浔阳江江心,正要逼着三人自行跳水了断,李俊和童威、童猛来到作案现场,要求分赃。张横由此得知这个不起眼的黑矮囚徒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宋江,赶紧取消作案动机,中止犯罪行为,拜倒下去:“我那爷!你何不早通个大名?省的我做出歹事来,争些儿伤了仁兄。”两条船靠岸,扶宋江上岸来。

 

  58回,鲁智深说:“我只见今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姓名,聒得洒家耳朵也聋了。想必其人是个真男子,以致天下闻名。”惟一说话中带一点点保留的,可能就是鲁智深了。一个小县城里面不入流的基层小小干部,科级都不到,名声之大到了名满天下的程度,凭着宋江的名字足以大小通吃!这可是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没有英模报告团的时代!这样的关系网自然称得上是顶级关系网。

 

  (本文摘自《品江湖——中国古典小说里的黑白世界》,孙文泱著,东方出版社20069月第1版,定价:22.00元)
责任编辑: 由之
查看最新文章>>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