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备份文章 / 《中国地图学史》一张纸,力透过去与未来
《中国地图学史》一张纸,力透过去与未来
2006-11-17    王冰    新京报    点击: 2428

翻开墨香扑鼻的余定国《中国地图学史》,满眼都是发黄的地图,讲述着先辈们的故事。如中国现存最早的、被学者命名为“兆域图”的地图,竟是一张陵墓图,更确切地说是一张陵墓建设规划图。故事是这样的:战国时期,七雄混战,华夏大地弥漫着烽火硝烟,白狄人鲜虞部在河北续建中山国,定都灵寿(今河北省平山县三汲乡)。他们曾两次遭受灭国,之后励精图治,实行游牧和半农经济,国力逐渐强盛,公元前323年,与赵、韩、魏、燕同时称王,为历史上所谓的五个“千乘之国”之一,算得上是“军事第八强国”。到了中山王执政时期(约公元前327—公元前313年),更是国富兵强,连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都被它打败。

  死后的生活对古人来说真是一件大事,埃及的金字塔和中国的秦始皇陵,是比较突出的例子。陵墓是一定要修的,而且规模要宏大(有些人到现在还有陵墓情结)。“兆域图”就是这样一张陵墓建设规划图,于1978年出土,标有内外宫垣、五间祭堂和四间较小的建筑物,总面积将近8万平方米。

   这么庞大的规划,最终自然没有完工,因为不过数年,中山国就被赵国灭掉了。而且,据考古发掘报告,这个陵墓在战国时期就已经被盗过。

  以上仅仅是中国地图发展的源头,地图所显示的信息却不仅仅是这些故事。学者们根据现有文献的研究表明,中国地图学至少在西汉就已经发展成形,并一直延续到清初,从清初起中国地图学开始西化(在我的脑中一直有个顽固的观点,中国地理学的西化始于晚明,在此以本书内容为准,按下不提)。成形的中国传统地图,大家应该都见过一二,现在跳过传统地图,来谈谈西化的故事。

  事情要从欧洲地图学的传入说起,首要的功劳还是归于传教士,其中大名鼎鼎的是利玛窦。利玛窦相信,要让中国人信仰基督教,必须靠间接的方法,如依靠欧洲的科学成就,而不是直接挑战中国人的价值观,地图学就是一个重点。于是,在明万历十二年(1584),利玛窦应肇庆知府的要求,绘制了这幅名为《舆地山海全图》的世界地图。

  他把中国特意画在地球中央,并用中文注上各国的宗教仪式和基督教神迹,标上南北回归线、子午线和赤道。

  《舆地山海全图》潜藏着一个危险,就是它挑战了中国人天圆地方的世界观,挑战了惟我独尊的帝国观。天下怎么能是圆的?帝国怎么这么不起眼?这样的问题如果上升到政治高度,是极其危险的。因此,利玛窦一直未敢亲自呈送世界地图,或许他明白在专制国家里是没有纯粹学术问题这一说的。幸运的是,它并没引起任何政治麻烦。万历二十八年12月21日(1601年1月24日),利玛窦到达北京。他指导在工部任职的李之藻,学习组织地图空间的托勒密体系,绘制了大到6平方英尺的《坤舆万国全图》。皇帝见后很喜欢,下令用12幅丝帛织成全图,装在6对大屏风里。晴空万里,一如利玛窦的心情。

    利玛窦的《舆地山海全图》投入中国,与其说是一张世界地图,不如说是为封闭的帝国,打开了一扇观察世界的窗,一扇通向未来之门,可震撼之余,好像也没什么改变。中国现行的世界地图,依然延续了他当时为讨好皇帝所作的改动,还是没有与世界接轨,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博士后郝晓光,深感痛心,正在努力想改变大明帝国以来的错误。

    于我,一张地图,更像是一个窗口,张望出去,联结过去与未来。
 

责任编辑: 怀民
责任编辑: 来去两由之
查看最新文章>>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