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书评书讯 / 朱谦之:幻想很多,人生很少
朱谦之:幻想很多,人生很少
2006-10-18    邓金明    新京报,转自光明网    点击: 1938

                  《中国音乐文学史》


     (《中国音乐文学史》朱谦之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8月版 26.00元)

  朱谦之(1899-1972),字情牵,福建省福州市人。17岁时,以福建省第一名考取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入北京大学法预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他在学术界被人称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教学研究涉及了历史、哲学、文学、音乐、戏剧、考古、政治、经济、宗教和中外交通文化
关系等领域,有些领域在我国还属于开拓性的研究。

  身为一位中国现代文人,朱谦之先生身上的诸多现象,是颇堪玩味的。他是一个典型的上世纪“二十年代”,相比于生活压倒了精神的今天,那是一个观念远甚于生活的时代。尤其是,他是一个学者,幻想很多,生活却有限,生活对他开的玩笑,便尤为的大。

  朱先生最为人称道处,是他的博学。据不完全统计,他生前有专著四十二部,译著两部,论文百余篇,身后出版的《朱谦之文集》一共十卷,计九百余万字(还不包括十多种遗稿以及书信)。不仅体量大,而且内容博,庞涉哲学、宗教、历史、政治、经济、文学、音乐……他与毛泽东探讨过无政府主义,与欧阳竟无论过佛,与郭沫若、梁漱溟、丁玲等交好,无不显其思想之驳杂。他一生立命多有变化,由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而老庄、而“唯情论”、而“共产主义”……是的,他是中国现代学术诸多领域的开创者,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其实,又何止是他呢?

  “但开风气不为师”,那是一个时代的风气,知识上的“大跃进”,生活的考究和体味却显得远远不足。

  以朱先生的《中国音乐文学史》为例来说,作为“中国近代第一部研究文学与音乐关系的专著”,今人多关注其学术史意义或言公共意义,对其生活史意义或言私人意义则淡化或有意回避之,殊不知,这部著作与朱谦之的个人纠葛颇深。

  一九二四年,朱谦之应厦门大学之邀,出任教职,期间开始撰写《音乐的文学小史》。其时,他已经认识同为北大校友的杨没累。杨没累是郑天挺的女弟子,在音律上颇有造诣。郑天挺曾回忆说,在蔡元培的支持下,当时北大“成立了课外活动社团,其中音乐会发展最快,影响较大……后由音乐会发展为音乐传习所,请来不少民间音乐家如刘天华等,来所担任讲习和演奏。

  还培养出一些音乐人才,有志研究中国古代乐津的杨没累就是音乐传习所的学生。”朱谦之研究音乐文学,固然是因为此前,他的世界观已然从虚无主义转向“唯情论”;但杨没累的影响也是确凿无疑的。《音乐的文学小史》,一九二五年由上海泰东图书馆出版,适时朱谦之已辞去厦大教职,与杨没累成婚,隐居杭州西湖葛岭山下,与梅妻鹤子林和靖的故居遥遥相对。夫妻俩合作研究钻研音乐史,堪比神仙眷属。朱谦之将《音乐的文学小史》扩充为《中国音乐文学史》,多半就在此时。

  《中国音乐文学史》后拖至一九三五年才经商务印书馆出版。

  在《中国音乐文学史》中,朱谦之对胡适“白话文学”主张颇不以为然,多有辩驳。甚而可言,《中国音乐文学史》是与胡适《白话文学史》的一次学术争锋。就文学附庸于语言论,“韵(文)散(文)之争”本非新文化运动要害,“文白之争”才是。奉韵文学(音乐文学)抑或散文学为正宗,其功过得失是非,历史自有公论,这里且按下不表,值得深究的倒是,朱谦之对文艺之音乐性之情感性的极度推崇。当那个“虚无主义者”的朱谦之号召进行“宇宙革命”,要革到“天翻地覆人类灭亡”、“举宇宙的存在物而悉灭尽之”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不久,作为一个“唯情论者”,他会呼吁“我的朋友们呀!我恳求你,不要怀疑,不要想打破一个东西,甚至一微都不须打破,这些形形色色,都要信他本来让你真诚恻怛的一点情……这么一来,就能把宇宙的一切,都化于‘真情之流’,都复归于神的当中,而人们的不自由不幸福,自然而然解脱,而实现真情生活在人间上了。”

  朱谦之和杨没累的确“实现真情生活在人间上了”,可那又是怎样一种生活呢?据丁玲回忆,“一九二八年,我在杭州西湖时,我住在葛岭山上十四号,他们住山下十四号,我常去看他们。他们还是像一对初恋的人那么住着,有时很好,有时吵架,没累常对我发牢骚。他们虽然有时很好,但我也看出没累的理想没实现。她这时病了,病人的心情有时也会发生一些变化,几个月后,她逝世了,我们都很难过。有天,朱谦之激动地对我说:“没累太怪了,我们同居四五年,到现在我们都还只是朋友、恋人,却从来没有过夫妻关系。我们之间不发生关系是反乎人性的,可是没累就这样坚持,就这样怪。‘”在生前的通信中,杨没累曾作如此言:“谦之,我们还要想想我们如果愿望我俩的’爱‘的长生,就当永远努力避开那些’恋爱的裹葬‘和那种’恋爱之坟墓‘。性欲的婚媾,这件事于男子方面害处还少,于女子简直是一种杀人之利剑了!所以要维持我俩’爱‘的长生,便当永远免除那性欲的婚媾!”朱谦之是一口答应的:“你要怎样生活,我们便怎样生活”。后来,朱谦之多次向她表达了“pure love”的想法,“这无后主义,如果你愿意,我是没有不可以的了”。不幸的是,一九二八年,俩人这种“纯爱”生活堪堪维持三年,三十一岁的杨没累就因病早逝了。

  丁玲曾为杨没累叹息,“那个时代的女性太讲究精神恋爱了,对爱情太理想了。我遇见一些女性,几乎大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情形。看样子极需恋爱,但又不满意一般的恋爱。即使很幸福,也还感到空虚。感染到某些十九世纪末的感伤,而又有二十世纪,特别是中国‘五四’以后奋发图强的劲头,幻想很多,不切实际。”其实,又何止杨没累那样的五四女性,朱谦之一生观念多变,一个为“纯爱”献身的唯情论者和一个号召“大同革命”的左派能存于一身,此种恍惚,只能说明那是一种青年病,一场时代病。当观念、精神急匆匆走到了生活的前面时,结果不幸便是如此了。

   
 

责任编辑: 怀民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直面生死——就《温故一九四二》专访刘震云 - 12-21 08:20 am - 点击: 1639
莫砺锋:包蕴真知灼见的吉光片羽——读台静农《中国文学史》 - 11-16 09:11 am - 点击: 2305
刘跃进:鲁迅影响下的中古文学研究——读台静农《中国文学史》 - 11-08 06:58 am - 点击: 1836
《莫言作品系列》上市 - 10-29 09:33 am - 点击: 1741
黎秀娥:逼视灵魂的对话——读《作家检讨与文学转型》 - 08-08 10:31 am - 点击: 1440
《20世纪中国古典文学学科通志》:“清理、认定、记述史实”的学术史 - 05-22 07:26 am - 点击: 1855
“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温馨面市 - 01-12 01:23 pm - 点击: 2417
回到中国文体语境解读中国文学——《中国古代文体学研究》简介 - 09-27 03:58 pm - 点击: 2230
中国文学史著作首次在欧洲出版 - 08-10 08:18 am - 点击: 2298
徐志啸:《剑桥中国文学史》的启示 - 05-06 10:56 am - 点击: 4261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