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书评书讯 / 顾农:《玉出昆冈》多硬伤
顾农:《玉出昆冈》多硬伤
2012-12-20    顾农    中华读书报    点击: 2245

手头有一本不久前出版的《玉出昆冈——陆机陆云评传》(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10月版),装帧大方,印订考究,而二陆又正是我一向关注的大文学家,近人研究虽多,而为他们新写的传记则尚未见,评传理论性比较强,自应更有可观;便赶紧弄来学习、参考。

 

    可是开卷之后就大失所望。书前的序指出,此书乃是一部“文学传记”,“书中包含着丰富的想象,借助生动的形象表述,寄托了作者的感情态度,以及对历史、对名人深切的关注与思考。”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标作“评传”呢,评传应是史学著作,得有比较强的学术性,不能靠想象立足。书名与序言存在这样的矛盾,令人一头雾水,产生不祥的预感。

 

    “史学本是一门纪实的学科,容不得掺假和矫情。”(历史学家刘志琴女士语,转引自陈菁霞《研究者称“当代史学公信力已降到最低点”》,《中华读书报》201210171版)用丰富的想象来写历史,会写成什么样子?读下去才知道,《玉出昆冈》一书中的所谓“文学想象”无非表现为在相关历史背景、传主生平事迹及其作品等方面有着太多的知识性的错误;令人怀疑作者在知识准备方面严重不足,轻易著书,遂多“硬伤”。对传主不作认真研究就来写评传,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试略举几个例子来看。

 

    一、“陆机在习文的同时,奋力攻书,从甲骨文、金文、秦篆、汉隶、战草、魏书中揣摩线性艺术的天生丽质……”(第39页)

 

    按,甲骨文出土甚晚,陆机无从“揣摩”其“天生丽质”。又“战草”一词不知所指,也许是“章草”之误吧。

 

    二、“陆云二十三岁任浚仪县令……陆云断案如神,秉公执法,使他享有‘陆清河’的声誉。”(第48页)

 

    按,陆云被称为“陆清河”,是因为后来“成都王颖表为清河内史”,死后“门生故吏迎丧葬清河,修碑立墓,四时祠祭”(《晋书·陆云传》)。这与陆机被称为“陆平原”是一个道理:古人有时喜欢用这种办法称呼有官位的名流;“清河”是个地名,同“断案如神,秉公执法”之类没有任何因果联系。

 

    三、“陆云觉得,兄长比自己更优秀,更全面,能够承担起光宗耀祖、香火延续的天降大任。这不仅因为陆机生得二子、陆云生得二女,而是兄长陆机无论是作《辩(原文如此,按当作‘辨’)亡论》,还是作《吊魏武帝文》,或《为陆思远妇作》,或《百年歌》等,都显示了他对政治的热情、敏感和他对时势的洞达——即潜在的政治素质……陆机本人对仕进并不热衷,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最终在陆云的鼓励下,同意应征。”(第60页)

 

    按,这里提到的几篇诗文是不是均作于陆机出仕之前颇为可疑。其中《吊魏武帝文》一篇,据该文之序,可以确知作于元康八年(298)他“以台郎出补著作”期内,这已在他出仕的多年之后。《为陆思远妇作》一诗具体作于何年不可确考,但已有专家指出,“必作于士衡入洛之后,隐含有自己思乡之情”(《陆士衡文集校注》上册,凤凰出版社2007年版,第418页)。可知本段的叙述,时序非常混乱,而这样的问题乃是传记类著作的致命伤。又,这里说陆机本人对仕进并不热衷,恐怕也不是那么回事。

 

    四、“元康四年至六年(294296),被迫迁徙到黄河流域居住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五胡’民族,相继起事,威摄(原文如此,疑当作‘慑’)当局。时任尚书中兵郎的陆机,临危授命,驻扎在边远地区……”(第83页)

 

    按,当时的形势还没有这么严重,并没有所谓“被迫迁徙到黄河流域居住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五胡’民族,相继起事”的情形。事实只是《晋书·惠帝纪》中记载过的:

 

    (元康四年)夏五月……匈奴郝散反,攻上党,杀长吏。

 

    (元康六年)五月……匈奴郝散弟度元帅冯翊、北地马兰羌、卢水胡反,攻北地,太守张损死之。冯翊太守欧阳建与度元战,建败绩。

 

    ……秋八月,雍州刺史解系又为度元所破。秦雍氐、羌悉叛,推氐帅齐万年僭号称帝,围泾阳。

 

    鲜卑与羯此时尚无动静。陆机时为尚书中兵郎,仍在首都洛阳执行他的公务,并无“临危授命,驻扎在边远地区”之事。正因为昧于陆机这一段经历,书中许多相关叙述和描写大抵与史实不合,多出空想。

 

    五、“元康六年(296)岁暮之际,仍就(原文如此,疑当作“旧”)未仕的陆云,为了排遣心中的郁懑,写了一篇既诙谐又恣肆的自嘲奇文,名为《牛责季友》。在这篇富有神韵的自嘲文章中,陆云以牛自喻,以牛的主人季友喻公卿大夫或权势之人。牛责问主人季友道:为何自己德才兼备,而入仕无门?为何天造我才,而又不得其用?这当然是陆云既建功心切又自视清高的写照。抑郁、愤懑之情发展到最后,竟变成了牛对主人季友发出最后通牒:云:‘子如不能建功以及时,予请迹于桃林之薄。’愤世疾俗的陆云,写完这篇《牛责季友》的奇文之后,伏案一阅,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第8889页)

 

    按,如果陆云在文章中以牛自喻,而以牛的主人季友喻权贵高官,该牛又怎么会说什么“子如不能建功以及时,予请迹于桃林之薄”呢。所谓“牛责问主人”的那些意思,原文中完全未见。按原文的逻辑,“季友”是情怀清高未尝出仕的人物,牛劝他改弦易辙,出仕立功。此文章法与张敏的《头责子羽文》大抵相同,只是今存文本“一起即作牛语,殊突如其来也”(钱锺书《管锥编》第三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1219页)。本书对《牛责季友文》似乎不大理解。又,认定此文作于元康六年(296),亦未详何据,本年陆云并非“未仕”。

 

    六、“元康八年(298),贾谧领秘书监,议晋书限断,时任著作郎的陆机,有自己独立的观点,作《〈晋书〉限断议》一文,云:

 

    三祖实终为臣,故书为臣之事,不可不如传,此实录之谓也。而名同帝王,故自帝王之籍,不可以不称纪,则追王之义。

 

    意思是说,晋武帝前魏有三祖,此三祖实为臣,史书编撰体例拟参照三国末功臣之传,虽称纪,但不以晋编年,使之与晋朝帝纪之面貌加以区别,不可君臣无序。所以,晋朝的开启纪元,应从太康元年起算,称帝号。”(第9596页)

 

    按,这里有许多糊涂提法。陆机文章中的“三祖”指的是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这里根本没有魏之三祖即曹操、曹丕、曹睿什么事儿。陆机的意见也不是什么“从太康元年起算”。关于陆机对《晋书》限断问题的意见及其意义,我在一篇旧作中曾有所分析(详见《陆机生平著作考辨三题》,《清华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年第4期),这里就不去多说了。

 

    以上虽然只涉及全书的前一小半,但已经相当触目惊心。诸如此类的例子不必再举下去,以上几条已足以表明作者对历史背景、传主生平、相关作品以及一般的文化常识多么隔膜了。准备不足,轻率写书,拆烂污就是难免会发生的事情。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点校者宜多读前代典籍——读《清道人遗集》 - 05-09 10:33 am - 点击: 1959
《松雪斋集》:惊喜之后大失望 - 04-26 10:08 am - 点击: 2058
伯牙不姓俞——读《于丹趣品人生》 - 02-07 10:39 am - 点击: 4329
一部好玩的鬼学概论 ——《鬼话连篇》 - 11-07 10:26 am - 点击: 1862
《汉籍外译史》还是《汉籍歪译史》? - 09-20 09:36 am - 点击: 3058
树穀:《湘人著述表》错讹举隅 - 12-21 10:21 am - 点击: 1976
顾农:读新版评注本《世说新语》 - 09-17 10:42 am - 点击: 2699
顾农:《鲁迅大辞典》若干条目评析 - 04-23 02:13 pm - 点击: 2481
陈鹤:“新史学”的标志是什么?——读《宋代经济史讲演录》 - 03-24 11:14 am - 点击: 3352
不一样的读后感悟——《魏晋文人讲演录》读后,兼与顾农先生商榷 - 03-08 11:14 am - 点击: 3268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