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文化信息 / 张允和周有光的举杯齐眉:喝茶喝咖啡都碰碰杯子
张允和周有光的举杯齐眉:喝茶喝咖啡都碰碰杯子
2012-11-23    马黎    钱江晚报    点击: 1461

张允和作品:

 

再版《曲终人不散》、《昆曲日记》

 

  她的爱与旧忆,她一生为之投掷的昆曲。

 

  这两本书,勾画出一个女子,还有一个时代。  

 

  1932年春,杭州六和塔下。

 

  张允和穿着映山红旗袍,斜躺在草地上,姿势有些僵硬。“恋爱中周有光第一次为我拍照片,我被绿树、绿草拥抱着。”

 

  眼前的周有光,玳瑁眼镜,西服领带,风度翩翩。昆曲里,“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的情节,一直在她小小的脑袋中回旋。多年后,她在文章里写道,看昆曲,“和我长大了选择丈夫要一个知识分子有关。”

 

  今年,这位昆曲研究家、著名的“张家四姐妹”中的二小姐,离开人们整整十年后,她的作品《曲终人不散》、《昆曲日记》也在近期重新出版。

 

  “落难公子”呢,今年107岁了。这位中国语言文言专家,汉语拼音创始人之一,仍在北京的老宅子里,摆弄着他的打字机,喝红茶,看报纸,偶尔听一张西洋唱片。

 

  彼时,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你打字,我拍曲,“红茶电脑,两老无猜”。

 

昆曲与交响乐

 

  张允和70岁生日时,周有光送了她一套《汤显祖全集》,老太太心里甜滋滋的:“他真是懂我的心思。”

 

  22个月大时,允和便坐在保姆腿上,听母亲低低地唱《林黛玉悲秋》、《杨八姐游春》,四五岁时,已经达到看戏不睡觉的“境界”。稍大一点,便和大姐元和,三妹兆和一起在家演戏,她却永远当配角——《游园》里演春香,《断桥》中饰小青。1956年,俞平伯成立北京昆曲研习社,她加入后,又自告奋勇演了很多丑丫头。

 

  “她的全部,就是昆曲。”北京昆曲研习社社长、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欧阳启名,也是《昆曲日记》的编写者,与允和交往多年。

 

  由于“三反五反”运动,历史老师张允和“下岗”了。居家的她,开始潜心研究昆曲。回苏州,与旧时曲友,拍曲按笛;去上海,请花旦张传芳教唱昆曲,还把《断桥》、《琴挑》等折子戏的身段谱,一点点编写完成。“昆曲于我,由爱好渐渐变成了事业。结缘昆曲,有了新生的感觉。”

 

  “妈妈是全身心地介入昆曲事业,每天读很多古代诗词,文学水平很高。但我和爸爸,都不太懂。”周有光和张允和的儿子周晓平告诉记者,妈妈喜欢昆曲,爸爸喜欢交响乐,两个人兴趣不同。初恋时,周有光请二小姐去听贝多芬的交响乐,在法租界的法国花园,两个银元一张票,一人一个躺椅。结果,躺了半天,允和居然睡着了。

 

  不过,婚后还是照旧:“她听中国音乐我去参加,我听西洋音乐她去参加。”

 

夫“敲”妇“审”

 

  周有光107岁了。“他歪着身子,坐在书桌前,像一个英文字母C。”周晓平说,老人如今走路不太灵光,不过偶然能下楼走几步。其余时间,一天到晚坐着看书、看报、看杂志。“我每天会从网上打印一些热门的消息给他看,他脑子很活络,对民族发展的新闻,最有兴趣,还要敲敲打字机。”

 

  一台夏普智能打字机,是周有光的宝贝。1988年,他就学会了打字,“因为他本来就是搞汉字拼音的,这台机器双拼的设计方案,还是他参与设计的。”

 

  “有光用它写文章、写信,工作效率提高了五倍。”那个年月,张允和在一边瞅着,嫉妒羡慕恨。

 

  为了重新编印初中时的家庭刊物《水》,86岁的二小姐,决定亲自写电脑打字,“我不当它是工作,当是娱乐。”

 

  她“雇用”90岁的周有光给她“打工”,教她双拼、排版、复印、分寄。周晓平说,因为妈妈是合肥人,普通话不标准,“半精()半肥(合肥)”,老是拼错字,或者打不出来,这时候爸爸就要帮她纠正,常常是夫“敲”妇“审”。

 

  允和执着于世俗生活,从不装出心如止水的样子,喜欢娱乐消遣。如今,人们称她“最后的闺秀”,周有光有点意见:她是一个典型的现代新女性。

 

  学生时代的作文,她把凄凉的“落花时节”,写成了欢愉的“丰收佳节”;编辑报纸副刊,反对人们把女职员说成“花瓶”。为了实践自己的话,她连平时爱养的花也不养了,只养草。

 

  热爱传统文化,又接受新鲜事物,张允和的笔墨,浅显、活泼,家常中,透着一份睿智。俞平伯尤其喜欢她的散文《入场》:“张允和文章结尾悠悠不断的,很有味道。”

 

举杯齐眉

 

  周晓平说,妈妈是感性的,喜欢小说、刻图章,爸爸是理性的,追求科学知识研究,但两人彼此尊重,“各自搞各自的,所以生活过得丰满。”

 

  那吵架呢?

 

  “他们哪里吵得起来,妈妈娇娇闹闹,爸爸又不响,吵不起来的。”晓平笑了起来。

 

  难怪,她当着友人的面,还调侃老君:“我不能对他吹枕头风,隔壁邻居听到了,他还听不到!”

 

  “两个人都爱三样东西:咖啡、红茶、牛奶,每天都要来一点。”欧阳说,她曾经在周家住过四年,每天晚饭都在他家吃,虽然有小保姆烧菜,但她的厨艺,全是张允和带出来的。“她泡的醉鸡,特别入味儿。”

 

  季羡林曾和周有光一起设计汉语拼音方案,有时常到周家开会,休息时,张允和便会端出自己做的小点心,请大家尝尝。

 

  先生敲打键盘写文章,太太披阅书刊忙剪报。他要活络筋骨了,她即扮书童,奉上香茗一盅。人们说,这俩老头:红茶电脑,两老无猜。

 

  古代夫妇“举案齐眉”,如今人们很少有案了,这对老顽童,就发明了“举杯齐眉”。

 

  “我们两个上午喝茶、下午喝咖啡,都要碰碰杯子,叫举杯齐眉。这个小动作好像是玩意儿,其实有道理,什么道理呢?就是说夫妇不仅要有爱,还要有敬。要敬重对方。这很有用处,可以增加家庭生活的趣味,增加家庭生活的稳定。”周有光曾在回忆录里这样总结。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周有光:要让全世界华人懂得汉语 - 05-06 02:34 pm - 点击: 2058
周有光:105岁从世界看中国 - 04-30 10:40 am - 点击: 2766
语言学家周有光:应用“华夏文化”代替“国学” - 03-05 04:18 pm - 点击: 3749
李扬:“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 - 11-12 11:43 am - 点击: 2254
“汉语拼音之父”获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奖特等奖 - 11-01 09:32 am - 点击: 1771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