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史海回眸 / 顾农:一生追随鲁迅的顾随先生
顾农:一生追随鲁迅的顾随先生
2012-07-06    顾农    人民政协网    点击: 1797

顾随(18971960),本名顾宝随,字羡季,笔名苦水,别号驼庵,河北清河县人。中国韵文、散文作家,理论批评家,美学鉴赏家,讲授艺术家和书法家。

 

顾随的学生、红学泰斗周汝昌曾说他是“一位正直的诗人,而同时又是一位深邃的学者,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

 

顾随的创作以旧体的诗词曲最为著名,解放前出版过好几本集子;他的研究则以诗词鉴赏方面的《驼庵诗话》、《东坡词说》、《稼轩词说》等等蜚声学界,现在已被公认为国学大师;无论在创作、翻译还是在研究方面,他同鲁迅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与鲁迅:身远心近

 

顾随早年曾经打算做一个小说家,但实际上写得甚少,五四时期试作过几篇,都没有拿出去;此后也只发表过四篇,它们是:《反目》、《失踪》、《佟二》和《乡村传奇——晚清时代牛店子的故事》。其中《失踪》一篇后来被鲁迅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

 

顾随在大学里读的是英文系,外语水平很高,但很少从事翻译,有之,则也同鲁迅颇有些关系。例如他译过俄国作家安特列夫的《大笑》;稍后又作《关于安特列夫》,说明自己是在读了鲁迅翻译的《暗淡的烟霭里》以后开始喜欢这位俄国作家的,所以努力收集其作品的英译及中译的来读。《顾随全集》第2卷有一篇《关于安特列夫》写道:

 

……读了英译的及鲁迅先生所译安特列夫的小说,我深刻地感觉到鲁迅先生所说他的“创作里,又含着严肃的现实性以及深刻和纤细”之不虚;那严肃,那深刻,那纤细,也便是我所谓安特列夫的“文章美”。环顾中国文坛上那些粗制滥造的作品,那轻佻,那肤浅,那粗拙,该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在帝俄时代的作家中,托尔斯泰之崇高,屠格涅夫之才华,陀斯妥耶夫斯基之伟大,是有目者之所共赏;而安特列夫则以其艰苦卓绝的文学修养,得到异样的成就,能屹然自竖一帜于三家之外的。老实说,我读过了他的小说之后,再读戈里奇(现译为高尔基)之作,有时真觉得仿佛如吃过西贡米再吃高粱米之感。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顾随对鲁迅分析的由衷共鸣,以及他们之间审美趋向之近似与呼应。

 

与周作人:身近心远

 

顾随反复阅读过鲁迅的译著,下过很深的功夫,他曾在一封致友人的信中写道:

 

《译丛补》自携来之后,每晚灯下读之,觉大师精神面貌仍然奕奕如在目前。底页上那方图章,刀法之秀润,颜色之鲜明,也与十几年前读作者所著他书时所看见的一样。然而大师的墓上是已有宿草了。自古皆有死,在大师那样的努力过而死,大师虽然未必(而且也决不)觉得满足,但是后一辈的我们,还能再向他作更奢的要求吗?

 

他又有一则日记道:

 

鲁迅介绍卢那卡尔斯基《艺术论》,以为卢氏之意,甚至谓君王贤于高蹈者。骤观之似嫌武断。然高蹈者在其精神之王国中正一至尊无上之专制君主,倘不如是,则不能成真正之高蹈者也。然专制之君主尚能成为统一,而高蹈者则终使一般社会趋于无政府而已。

 

从这样的思想出发,很容易走向否定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早在1927年,顾随在日记中就有这样一段很值得注意的意见:

 

我倾向于个人主义,但同时又信仰党的专政——有政党的自由而没有个人的自由。个人有什么用?一颗彗星,突然而(),倏然而去,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一个人的力量大呢,还是群众的力量大呢?

 

这正是顾随不同于一般京派文人的地方,他与周作人来往虽多却在思想上保持相当的距离,道理也正在此;解放后顾随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自称“已经能够用马列主义的观点来批判地接受古典文学”,又反复教育子女“必须时时刻刻记住:自己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他一向努力工作,追求进步,垂暮之年要求加入共产党,这对于他来说是符合逻辑的发展。

 

精神上:鲁迅一党

 

在课堂内外,顾随多次讲过鲁迅。从1926年秋季开始,顾随在天津女子师范学校教书,那时没有统一的课本,当权者要求讲四书五经,而顾随自定的讲课内容却完全以鲁迅为中心。北京解放之初,顾随准备在北京师范大学正式开设鲁迅研究课程,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现。他又筹划在辅仁大学学生中建立鲁迅研究会,可惜也没有实现。

 

我们现在还能看到他若干纪念和研究鲁迅的讲话和文章,其中多有新意,给人们很深的启示。

 

顾随同鲁迅没有个人间的直接交往,尽管他有不少朋友同鲁迅关系密切。这当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也许是他1920年从北京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山东、天津等地工作,而等到他1929年回到北京执教于燕京大学等校时,鲁迅又已经南下了。另一个原因是他多年来醉心于旧体诗词的创作,而这与鲁迅是距离比较遥远的。

 

  顾随回到北京任教以后,同过去的老师周作人有比较多的联系,现在还可以看到顾随致周作人的信多封,但思想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同周作人四大弟子等人有很大的不同,在精神生活中,他属于鲁迅的谱系。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鲁迅先生的业余爱好:喜欢篆刻、猜谜语、种花木 - 12-11 09:41 am - 点击: 1538
鲁迅在北大为何不是教授只是讲师?只因是兼职 - 09-17 10:00 am - 点击: 1598
鲁迅先生的尊师重道:视启蒙老师寿镜吾为亲人 - 09-13 09:42 am - 点击: 1301
古耜:鲁迅怎样读屈原 - 03-13 08:00 am - 点击: 2214
蔡元培在上海接待萧伯纳 鲁迅拍照称自己“矮小” - 10-31 10:49 am - 点击: 2223
文史遗痕:谁参与编辑了《热风》? - 09-21 10:18 am - 点击: 1956
鲁迅和顾颉刚的是与非 - 07-22 09:27 am - 点击: 2622
鲁迅的23个元旦:生命最后4年拼搏更趋“白热化” - 01-06 10:48 am - 点击: 2898
王冶秋之子忆父亲编辑《鲁迅先生序跋集》 - 12-27 03:36 pm - 点击: 1851
鲁迅设计北大校徽:“瓦当”造型同时象征“脊梁骨” - 01-11 01:35 pm - 点击: 4561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