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学苑杂谈 / 王杰:《西游记》的现实批判意义
王杰:《西游记》的现实批判意义
2012-02-14    王杰    学习时报    点击: 1576

反复拜读《西游记》,发现这是一部集严厉鞭打丑恶和热烈向往光明于一体,极具现实批判意义的旷世经典巨著,也备置囊括世间百态,透视检验各色人等心底世界的一面炼狱巨镜。时下,人人都说世风糟,唯有自我独姣好。对照《西游记》这面炼狱巨镜,审视自我,汗颜乃至汗流浃背,或有益于匡正世风!

 

  在西行取经班子中,孙悟空奔走于天上人间,水下地上,披荆斩棘,降魔除妖,确是一位神通广大无空无涯的“行者”。但却屡遭师傅紧箍咒荼毒,乃至于一纸辞退文书,被迫下岗。在高举向佛为善、普度众生旗帜的取经班子中,屡屡发生颠倒是非、罚功奖过悲剧,定然有深层次的制度根源。

 

  居于至高至尊地位的如来佛祖,对佛神升迁,鬼怪超生,凡人上天堂、入地狱,荣辱遭际等等一切的一切,既可定现在,又能置未来,绝对权威达到随心所欲程度。若当力无限在如来确已达到无我境界,持唯德才是举法度,从世间芸芸众生中遴选出一个德才兼备、胜任领导的小小“班长”,组建一个团结精干的取经班子,当属轻而易举。然而,“唐僧前世灵通本讳号金蝉,只为无心听佛讲”,是佛祖学业不成的研究生。佛祖如来却不能割舍师生私情,违犯无心学业者平庸终老的一般规则,决意扶持唐僧超脱成就正果,筹划和实施了一条“转托尘凡苦受磨”挂职锻炼的曲线成佛之路。硬将唐僧推上了“班长”岗位,而且假先知先觉过去、未来机密便利,暗授唐僧于念动“金紧禁”咒语即可制孙悟空痛得满地打滚的“紧箍儿”利器,从用人、制人上双向保证唐僧曲线成佛预定目标万无一失,顺利实现。

 

  不学无术遇见妖魔就吓得滚下马来哭泣的唐僧,本能具有妒能、抑能和无能怜无能的潜意识,一旦权力在握,履行领导职务,必然以己无能之能作为识用人标准。得益于选用人制度缺陷,前世担当天蓬元帅的猪八戒,调戏嫦娥违纪打下凡间,投胎误将猪圈当农家,取经途中探路偷懒睡觉、战妖精抛下师弟逃跑……确是一个平庸直至的猪(谐音——诸)悟(无)能。自度不可以无能之能建功立业,避短扬长,而选择了发挥自身长嘴利于巴结(故又名猪八戒)、大耳有利煽风之优势,确定了巴结上司、挑拨离间、既掩盖无能又谋取发达的谋略。

 

  猪八戒和唐僧同是下凡无能人,相逢必然格外亲。猪悟能的发达谋略,恰与唐僧的抑能方略不谋而合。“岂不爱拥戴,颂歌入耳神仙乐”(陈毅诗)。猪八戒的“巴结”,既使唐僧舒心暖肺,更反衬了“恶徒”不堪入耳、闻之刻骨铭心的恶语,积酿心中的怒火,一朝迸发,势不可免。再加猪悟能撺掇、挑拨,屡屡诱发唐僧念动紧箍咒,发狠惩戒,勒得孙悟空眼珠凸出,痛得满地打滚,哀哀告免。

 

  无能者得意洋洋、行者屡着祸殃、真恶魔逃之夭夭之所以发生,盖源于集选、用人权于一身的佛祖如来,为了一己师生私情,违犯德才兼备规则,使得无能儿居于领导岗位,将无能的识人、用人标准变成了飙扬邪气的实践。以丑行为镜鉴自我,既检点行止,又完善吏治制度,更深刻修炼,铲除灵魂深处一点私情,先正上梁,下梁才正,乃匡正世风至关至要之道。

 

  西行路上凡与天庭无有勾连,独自修炼成精的虎鹿羊蛇、狐鼠松竹之类的“民间”妖魔,终被孙悟空费些周折尽数降伏、杀灭。然而,但凡天庭“疏漏”凡间,多多少少、曲曲折折与天庭有些瓜葛,带有天界光环的那些天庭坐骑走狗,窃得一二法宝,危害人间的魔妖魔怪,不唯忠于职守的小小山神土地无奈,只能躲在不见天日的狗苟蝇营处望妖兴叹外,而且保一方平安的诸路守护神视而不见,任其长期为非作歹。就连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虽殚精竭虑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闹嚷天庭,拽来负有只用不管、疏忽监管职责的主子,方才能使其现出原形。然而,对已经转变成为妖精,暴行累累,长期为害人间侍儿走狗的“惩处”,主子轻则骂一声“畜生”,重则也不过“铁连锁了带走”带回天庭,仍让其重操侍奉主子旧业。完全是罪恶深沉,处罚轻飘。地方守护神即或无力除却大小妖怪,及时申达天庭,亦职守当恪之责。天庭尊神显仙,笃守为神为仙本分,严防侍儿走狗坐大,蜕变成妖魔鬼蜮为害,严惩犯戒坏律门徒、走狗,乃澄清玉宇之要津。

 

  屡遭师傅荼毒根由,孙悟空自恃能高力强而内涵修养不足,也客观的强化和放大了如来佛祖、唐僧和猪八戒谋算之力。若一,明是非而乏机变。面对欲害命的强盗,不经请示汇报,断然打杀,直接违背师傅怜惜众“生”意愿,埋下师徒关系不睦根苗。更在遭师傅胆大妄为斥责后,竟然将无缚鸡之能的师傅抛于荒山野岭,暴露于风吹雨淋或妖魔掳去蒸煮的无助境地,自去东海龙王那里讨茶吃,虽经东海龙王晓理返回,但又加深加大了师徒隔阂。尤其是当领导唐僧遇见妖魔,吓得滚下马来、头抵山坡哭泣之时,孙悟空随口迸出一句“脓包”,致师徒间已然存在的矛盾加深集结成为“入心要发芽”的仇恨。若二,当面拆谎少缓容。猪八戒与孙悟空共事唐僧,关系处置得当,或可成为化解与师傅积怨润滑剂。然而,行者却对确实无能的师弟“呆子”不绝口,捉弄常常有,当面揭谎难堪三六九。逼得猪八戒狠咒“该死的弼马瘟!”成为师傅整治自己的帮凶,使对立面由单个扩大为一双。以至“行者”在“诸无能”的撺掇暗算之下,屡受紧箍咒之苦,乃至被迫下岗。若三,视山神土地为走狗,呼来斥去,敲打孤拐戏谑任所由。山神土地虽然职低位卑,但也是一方的掌印命官,更何况都是弱势老者,以嬉笑对待老弱,无疑是一丑。

 

  揽大千世界,莽莽行者,一帆风顺者鲜,而命运桀逆者多,自身修养根底浅,恃才不自敛,正义缺睿智,刚愎少机变,乃行者不行反遭荼毒现象普遍发生无可回避的个人原因。以孙悟空遭遇为镜,自律敛行,造和谐共事氛围,不惟成就行者坦途,更可夯实匡正世风基础。

 

  《西游记》所以为人们长久称道,确在于透视深刻,揭露丑恶无遗,鞭挞痛快淋漓,还在于给人们沐浴世间自有公道光芒照耀的温暖,——取经功德圆满,孙悟空按“劳”分配,被安排顶级荣誉“斗战圣佛”职务,虽然只是虚职。而只有“巴结”专长的“诸无能”却落得“净坛菩萨”——类似专管饭桶的领导层成员结局。《西游记》之所以引人入胜,还在于表达了人们对探寻无限苍穹的幻想,共同向往美好、积极向上的健康精神。其中,已经明显透露出宇宙无限大,地球内涵极其丰富,自然或可征服的信息。其间向往中的千里眼、顺风耳、呼风唤雨,已因于电视电话和人工降雨,从可望变成了可及;一个斤斗十万八千里,假宇宙飞船载体变成了现实;拔一根猴毛变出一群小猴子,实际是关于现实克隆技术的早期幻想,以及屡遭不公正待遇,最终得到平反昭雪、立地成佛,都是向往和实现美好的追求。

 

  以史为镜可知兴衰,以人为镜可正衣冠,以《西游记》铸造的包容各个层次、万千丑脸恶行的“现丑”巨镜为鉴,知耻避辱,正行敛止,以美好追求激励自我,或有助社会风气清扬。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新《西游记》人物粗口刺耳 “骂戏”还应“取经” - 02-28 10:35 am - 点击: 1979
《西游记》开播遭批 评:翻拍名著应有敬畏之心 - 02-20 11:06 am - 点击: 1888
三版《西游记》渐行渐世俗 - 02-13 01:57 pm - 点击: 1640
名作新解:唐僧,一个被误读的和尚 - 09-27 04:40 pm - 点击: 3501
名著趣谈:《西游记》里的交通工具 - 03-03 05:04 pm - 点击: 1783
《西游记潜规则》:那些跑龙套的可爱小妖们 - 08-11 11:35 am - 点击: 4392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