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理论观点 / 盛世悲歌繁华梦断——诗词中的宋史
盛世悲歌繁华梦断——诗词中的宋史
2011-11-25    邱京平    学习时报    点击: 3089

这是一个流淌着金和银的朝代,这是一个流淌着血和泪的朝代;这是一个醉生梦死的朝代,这是一个丧魂落魄的朝代;这是一个星光灿烂的朝代,这是一个黯然神伤的朝代。

 

这就是大宋南北朝,北宋兴于汴而败于金,南宋盛于杭而亡于元。大宋王朝320年的兴衰荣辱,正可用王安石的一首《桂枝香》来咏叹:“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这阕咏六朝故都的长调,恰似为大宋王朝度身定制提前拟就的一曲挽歌。

 

沉醉了320年的大宋王朝,繁华梦断,应该醒一醒。盛极一时的天国,何以演绎成一出历史悲剧?其中缘由,发人深思。

 

国无雄图,偏安媾和。宋太祖从后周龙廷窃取河北偏安政权,从李后主手中夺下江南半壁河山,可能植下那种文弱基因,一开始就没有一统大江山的雄图。将首都置于偏东南的开封,与后来明代的永乐皇帝朱棣从南京迁都北京相比,逊色远矣!中国几千年,大凡建都东(洛阳、开封)南(南京、杭州)者,不是偏安,就是短命,几无例外。宋朝还算不错,只偏安,不短命。大宋打不赢人家,就千方百计媾和,幻想花钱消灾。当时的苏洵就看出这一政策的弊端,以战国故事写了一篇策论《六国论》。他深刻而尖锐地指出:“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弃如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其实,苏洵的话就是说给当朝君主听的。可惜,他们没能听进去!南北两宋一代一代掌权者秉承媾和一策,前赴后继地“抱薪救火”,直到薪尽国亡。

 

文恬武嬉,军备废弛。宋太祖赵匡胤得江山不光彩,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心里面总有一团挥之不去的阴霾,杯弓蛇影,刀光斧烛,常常觉得龙榻之上睡不安稳。他为防止兵变故事重演,上来就搞了个“杯酒释兵权”,之后就一直实行重文轻武、扬文抑武的政策,整个王朝、整个社会都崇尚和弥漫着一种风雅气息。连军队的将领们也多书卷气而少霸悍气。就像范仲淹、岳飞、辛弃疾这样的名将也浸淫文事日久。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光照万代,岳飞的草书《出师表》走笔龙蛇,辛弃疾的豪放辞章雄震词坛。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名将,但以他们的军事才干和军事建树,跻身于军事家的行列则恐勉强。宋朝对军事将领授权有限,实行宦官监军和将从中驭的统御机制,多方掣肘,遥控指挥。将军带兵在前线与敌搏杀,朝廷在千里之外干预,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前面是飘忽若疾风的游牧骑兵,后面是一道又一道的催命金牌,焉有不败之理?有宋两朝对辽、金、西夏、蒙古作战数百次,几乎每战必败,偶获胜利也是有限的。长天短径周旋久,困得铁驹消瘦。英雄老去,美人迟暮,悲怆,壮士之心灰寒透!陆游在弥留之际老泪纵横,他对子孙遗言:“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大宋有数不清、花不完的银子,三百多年,教训无数,但始终也没有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大宋真是一位泥足巨人!

 

世风奢靡,精神颓废。宋朝的奢侈浮华,前无古人,后来者也难望其项背。《东京梦华录》写尽了汴梁的奢华,而南宋高宗留下的一张菜单则令后世只有咂舌的份。这张115110月某晚的家宴菜单,是罢官已久的佞臣张俊接待高宗皇帝的食谱。宴会分“初坐”、“歇坐”、“再坐”、“正坐”四个阶段。“初坐”上小吃七轮;“歇坐”上果点伺候;“再坐”上六轮大盘子;之后才是“正坐”,正式的宴会才开席。这次家宴总计196套菜。请注意,这只是一位贬臣的私人家宴。难怪有人说,真正的美食家只能产生于宋朝,要是论吃,宋高宗的才气超过乾隆爷一万倍!吃好了、喝美了的皇帝、大臣、名流、巨贾们当然不会就此去睡大觉。他们就是睡觉也要睡风流觉。北宋徽宗时期有个大臣叫王黼,他的卧室超豪华,中间放一张超豪华的大床,以金玉为屏,翠绮为帐,大床周围放十数张小床,称之为“拥帐”。宋朝的娱乐业十分发达,“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富足而又缺乏安全感的生活,让人们觉得人生苦短、浮生若梦,“春宵一刻值千金”,直须“诗酒趁年华”。于是就朝朝美酒,夜夜笙歌,“舞低杨柳楼中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那时的杭州被称作“销金锅儿”,意思是纸醉金迷、挥金如土的“花柳繁华地”,是销魂蚀骨、消磨意志的“温柔富贵乡”。诗人赋诗讽刺说:“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最后,北宋败于金,南宋亡于元。繁盛的宋代与其说是亡于女真、蒙古的铁骑之下,不如说是亡于自己的温柔乡中。

 

这个一千多年前的王朝渐渐走远,走进了历史的烟雨深处。蓦然回首,她曾经的明眸,曾经的倩影,曾经的万种风情,让人多可爱又多可恨,让人多可怜又多可哀。

 

杜牧在《阿房宫赋》终篇时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中华诗词的时代精神——李树喜先生在燕赵讲坛上的演讲 - 12-26 09:05 am - 点击: 2844
画意诗情入梦来——诗意解读习近平总书记畅谈的伟大中国梦 - 12-25 08:50 am - 点击: 1976
北宋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纯属子虚乌有? - 12-10 08:29 am - 点击: 1328
半甲历程不寻常——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成立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 - 10-22 09:06 am - 点击: 955
范仲淹的“想象力”——《岳阳楼记》诞生记 - 08-03 09:19 am - 点击: 2152
杨建民:胡适“别”解古典诗词 - 07-23 09:33 am - 点击: 1575
罗旻:宋代道学共同体的形成及其特征 - 06-06 11:12 am - 点击: 1578
任国征:从宋朝笔记故事看赐茶文化 - 02-10 02:35 pm - 点击: 1895
马泓波:宋代家训的特点 - 01-05 10:59 am - 点击: 1933
宋代是“积贫积弱”,还是历史上最辉煌时期?——邓小南教授的演讲 - 09-27 10:45 am - 点击: 2857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