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书评书讯 / 人间若无竹枝词——读《京沪竹枝词》
人间若无竹枝词——读《京沪竹枝词》
2011-01-13    王春瑜    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 1696

郭沫若评价鲁迅时,曾说过:“鲁迅先生无心作诗人,偶有所作,每臻绝唱。或则犀角烛怪,或则肝胆照人。”年过九十的曾彦修(笔名严秀)先生,以杂文家、出版家名世,也是“无心作诗人”,但正如清初学者赵翼诗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曾老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列名“五七登科录”,从人民出版社社长、行政八级的高位上,贬入另类,戴上“阿五头”帽子,赶到上海编《辞海》,“文革”时,虽已脱“帽”,但毕竟还是“摘帽右派”,仍非齐民,在“五七干校”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他是水管理员,连年管理稻田里的水:灌与排,不分昼夜。他一人独处,面对白云蓝天、淙淙流水、电闪雷鸣、茫茫黑夜,不时浮想联翩,吟出竹枝词——实际上也就是打油诗,吐心曲,忧天下,舒愤懑。“四人帮”粉碎后,曾老官复原位,回忆当年诗作,还能记起几十首,此后又续有所作,经过整理,由东方出版社出版了《京沪竹枝词》。蒙曾老厚爱,赠我一册,当晚灯下即讽诵一遍。我不敢说这些诗像鲁迅那样“偶有所作,每臻绝唱”。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巨匠,鲁迅的诗后人难以企及。但是,曾老的诗,同样当得起“或则犀角烛怪,或则肝胆照人”。

 

  古往今来,优秀诗人的笔端,无不承载着艰难世事,以及重大历史事件,从而具有以诗证史的价值。写于1970年的《抬沙一月不通名》:“勤勤建猪舍,抬沙万把斤。竹杠两边客,自始未通名。”曾老注曰:为建干校猪舍,他奉命抬沙子、碎石、水泥包等。与其共抬料者,“前后约一月,彼此未通姓氏,以减少麻烦。”可见当时的红色恐怖,使人噤若寒蝉。后来他“听说此君姓金,是一文史专家云”。我想,这定是金性尧先生无疑,惜已谢世多年。写于1971年的《半夜犁田记趣》,同样很值得一读:“半夜起犁田,耿庸刚出监。我争先上耙,一鞭滚下来。”他的注,值得回味,节抄如下:

 

  我单位造反派激烈分子,于1966年秋“文革”开始不久后,把刚出狱几个月的“胡风分子”郑炳中(耿庸),又重新打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半夜耙田时,我抢先爬上耙去。哪知扬鞭一声“驾”,我立即滚下耙来。为此者再三。最终还是郑厉害,他终于站稳,我只能在前面拉牛了。曾老30年代后期去延安,经受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洗礼,1949年秋南下,担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兼任《南方日报》社长、华南人民出版社社长等,是革命的有功之臣。他生于1919年,1971年已年过半百。耿庸是位进步作家,这时也不年轻了。他俩先由人被打成“牛”(所谓“牛鬼蛇神”之“牛”),再让他俩昏夜里在泥水中牵牛、赶牛,摸爬滚打。“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夫复何言!但是,黑暗终究有尽头。粉碎“四人帮”后,上海人民欢声雷动,走上街头,涌到外滩,在“上海市革会”大楼前,高呼打倒“四人帮”及其余党的口号,如歌如潮,似黄浦江大潮奔腾澎湃,天摇地动。曾老随即写下《闻江青等被捕》:“海上忽闻天声震,人间活捉四人帮。倾城出巷锣兼鼓,远胜当年日本降。”使我终身难忘的是,当时我虽然头上还戴着被张春桥、徐景贤之流硬扣上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的黑帽,但我深知,一个荒谬的时代就此结束了,我必将平反。我带上在复旦附中读初中的儿子宇轮,从淮海路随着欢庆的人流,走到外滩,跟着人群高呼口号,走到北四川路底。人群慢慢散去,已是深夜,无公交车,父子俩只好走回复旦大学宿舍家中。我对宇轮说:“要记住这一天。今后,再不会有这样的场面。这就是历史!”对于今天的年轻一代,曾老的这首诗,就是史诗。

 

  诗贵含蓄,打油诗也不见得例外,何况曾老是位优秀的杂文家;说句老实话,在杂文家中,包括笔者在内,不“皮里阳秋”、“含沙射影”者,能有几人哉?曾老深厚的杂文功底,凝聚在他的诗中。写于2007年的《看电视有感》:“满城尽是黄金甲,分分秒秒是黄金。遍地黄金何所碍,先生毋乃太昏昏?”写于2008年的《偶感》:“今人伟业胜前人,这边鸟屋那边坟。还有集装箱一个,是非何必问思成(指梁思成)?”以及去年夏天赠我的诗:“究史何须作主张,旧矩新规早擅场。老牛(按:笔者属牛,即将出版《牛屋杂文》)哞哞难合调,劝君改颂秦始皇。”弦外之音,可圈可点,振聋发聩,读者自能心领神会。

 

  熟悉曾老的人,无不感受到他的“肝胆照人”。前年,他写了《九十自励》:“碌碌庸庸度此生,八千里路月和云。夜半扪心曾问否?微觉此生未整人。”曾老曾长期担任过领导干部,一生从未整人。就凭这一点,称他是党内高干中国宝级人物,当之无愧也!跟着曾老学步,不才打油一首,结束本文,曰:沦落阶下无处逃,幸有诗思任扶摇。人间若无竹枝词,青史山河更寂寥!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南派词学”与“北派词学”——读曾大兴著《20世纪词学名家研究》 - 08-24 06:52 am - 点击: 1551
木斋新著《曲词发生史》力辟旧说 - 02-16 08:50 am - 点击: 1917
填补唐宋词基础性研究的空缺——读《唐宋词艺术发展史》 - 09-28 12:10 pm - 点击: 1616
《杨海明词学文集》:20世纪词学研究“联接处”的一座奇峰 - 12-10 04:28 pm - 点击: 2331
推出优秀成果 传承中华文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 - 06-08 04:46 pm - 点击: 2355
《金代词人群体研究》:考察文化特质 总揽金词全局 - 04-12 05:27 pm - 点击: 2420
著录清人词话最多的著作——评谭新红《清词话考述》 - 01-28 09:11 am - 点击: 3318
蔡世平:妙处与君说——读周笃文先生词学专著 - 12-25 02:43 pm - 点击: 2274
齐森华:读陈雪军博士新著《梅里词派研究》 - 11-25 09:28 am - 点击: 2679
竹枝词与“人类学诗” - 08-20 09:31 am - 点击: 1800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