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理论观点 / 浅吟低唱 美哉宋词——武汉大学李敬一教授的讲演
浅吟低唱 美哉宋词——武汉大学李敬一教授的讲演
2010-11-19       中国文化报    点击: 3966

 

 

 

主讲人:李敬一,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作品:《中国文学史》、《中国传播史论》、《壮哉唐诗》、《宋代十大词人词画雅鉴》等。曾入选“全国高校最有魅力老师”排行榜前五名。

 

    王国维说:“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宋词也就成为“一代之文学”,烙印在中国文学史上。当“关西大汉,执铁板”,唱着苏东坡的“大江东去”,当“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板,浅吟低唱”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我们不禁深深为之而动。婉约罢,豪放也罢,词也,真性情,当抒怀。

 

诗唐已尽,故宋如“词”

 

    鲁迅说: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诗在唐代已经做绝了,后辈人写诗能超过唐代吗?很多年轻人问我:今天能不能出大诗人?我说:今天绝对出不了大诗人。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网络文学流行的时代。怎样的诗才能到永久?当把你关在大牢里,然后把你流放到边疆,你觉得受委屈,喊天不应,叫地不灵,那时候大喊一声“天啊”,诗就出来了。所以写诗要有激情。一般来说,社会太安定,文学很难繁荣,只有国家不幸的时候,诗家才幸。国家不幸是文学史的万幸。

 

    诗到唐代已做完,到宋代呢?元好问说:只知诗到苏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宋代的苏东坡、黄庭坚如此伟大的诗人,也只不过是给唐诗结尾,打一个句号而已。他们已如此,我们今天还写什么诗呢?所以今天我们讲宋词。

 

梧桐细雨,写情如“词”

 

    宋词是艺术精品,它特别美。诗言志、词写情、曲叙事。诗是一杯烈酒,它会让你激动不已猛地站起来,也会让你悲哀地坐下去,就像喝了酒一样。而词就是一杯清茶,需要慢慢品味。诗就是黄河,奔流不息。而词是涓涓细流、泉水叮咚。当然词到了苏东坡、辛弃疾那儿被改造了,但是“莫谓词人轻薄,正是词家本色”。有人说小孩不宜读词,就因为它是文人填给歌女在酒宴上唱的,它诉说的都是卿卿我我。

 

    词有它特殊的美。如果说诗像高楼,整整齐齐,那么词就像江南的园林,它的句式长短不一,玲珑剔透。

 

    宋词有豪放派如苏东坡,还有婉约派如柳永。曾经,苏东坡问他的下属文人,我的词与柳永的词风格有什么不一样?你们更喜欢谁的词?他的下属文人就说,柳永的词完全不能与你的词比,你的词“需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而柳永的词必须是“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板,浅吟低唱”。这就是豪放派与婉约派迥然不同之处。

 

    词也抒写悲伤的感情,它的抑扬顿挫很打动人,例如李清照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浅吟低唱,填曲如“词”

 

    词有很多别称,它原本叫“曲子词”,有曲有词,唱的音乐叫“曲子”,唱的内容叫“词”。词第二个名称是“倚声”“乐府”。正如苏东坡的词集名为《东坡乐府》,因为汉乐府诗也可以唱,它有音乐性。词是配音乐而唱的,所以又被称为“倚声”。词的句式长短不齐,所以词也被称为“长短句”。例如辛弃疾的词集名为《稼轩长短句》。早期的曲子词是把已有的诗往曲子里填,所以词也被称为“诗余”。

 

    词最初是可以唱的,但是慢慢发展以后,就脱离了它的音乐性,不唱了,成为一种独立的案头文学。

 

    词有一定的调子,例如《菩萨蛮》、《沁园春》、《满江红》等,这些被称为“词调”“词牌”。据不完全统计,词调有2000多种。而且词牌都有出处,但词牌名与词所写的内容并没有联系。词牌规定了句数,每一句有多少字,平声还是仄声,押什么韵,这些规定就叫“词谱”。填词的时候要根据词牌规定的格式来填,不能脱离词谱。

 

    词的结构一般分为两部分,称为上、下阙,也叫上、下片。一曲终了,所以就是一阙,再唱一遍又是一阙。词也有仅一阙的,它被称为“小令”,三阙以上的就是“慢词”。

 

    隋,始说到词,我们会想到李白的两首词——《菩萨蛮》和《忆秦娥》。我们看《忆秦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但有学者考证,李白的这两首词是晚唐五代或是北宋有人假托李白的名字而作。

 

    其实词的起源很早,隋代就有曲子词。现在我们知道的最早的词是隋炀帝杨广的《记辽东》,还有民间曲子词——《河传》、《柳枝》。当然,那还不是很成熟的词的样式。

 

曲子词在隋代能够得到发展,有3个原因。第一,隋炀帝虽是昏君,但他很重文化。他大兴国家的音乐机构——乐府,整理古代流传的乐府机构的曲子。据说屈原的《离骚》在隋朝还可以唱,但是现在已经失传了。第二,民间流传的曲子的推动,比如《临江仙》、《渔歌子》,再如老百姓唱的《水调歌》,到文人那儿就被引申成《水调歌头》。第三,民族的融合。隋朝统一以后,北方的少数民族音乐传到南方,南方的儒学传到北方。

 

中唐,起李白的时代文人还没有开始填词,到了中唐才有文人开始填词。不过中唐时词作者很少,而且他们都是以游戏态度而为之。中唐填词的文人有张志和、韦应物,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王建的《宫中调笑》,这首词太美、太缠绵、太柔弱、太感人: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这首词以女子的口吻写女子的相思和哀怨,特别缠绵、委婉。“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特别含蓄(春天来了,草儿长长了,它们阻断了我丈夫归来的路),这是蛮语,因为丈夫也许是负心汉,也许是在外求官、求学。

 

    我们再来欣赏白居易的《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这首词特别耐人寻味。汴水、泗水,写水长,是为了写情长。写了水后写山,“吴山点点愁”(我的愁如远处的山凝聚成一团团)。上阙写景,下阙抒情。“恨到归时方始休”(我那么恨你,只要你回来了我就不恨你),非常缠绵。但是最后只是“月明人倚楼”(夜晚只有我一个人在月光下倚楼想你),非常形象。

 

    晚唐五代,兴词真正成熟是晚唐、五代。第一,词在艺术上成熟了,表现力更丰富;第二,词的作家群出现了;第三,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清朝有一个学者谈晚唐五代词成熟的标志,说:“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毛嫱、西施都是美女,她们浓妆艳抹很漂亮,淡妆也很漂亮,不打扮还是漂亮。然后他谈到晚唐五代的词人,说:“飞卿,严妆也。”飞卿(温庭筠)的词像严妆美女,“端己,淡妆也”,端己(韦庄)的词如淡妆美人,“后主则粗服乱头”,后主(李煜)的词则不打扮,没有修饰。

 

    此外,晚唐五代除了南方的创作,在西南地区(西蜀,现在的成都)也有一批文人。当时后蜀的赵崇祚把温庭筠、皇甫松、韦庄的词编了一本词集——《花间集》(这是中国最早的词集),这些词人的风格绮丽婉约,是婉约派的代表。

 

    宋词的起源就是婉约,人称“花间派”。所以晚唐五代的词成熟了,代表词人有温庭筠、韦庄、李后主,特别是李后主的出现,标志着词的小高潮。

 

    温庭筠的词,特别美,他的《望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女子梳洗打扮之后,站在楼上,望着长江,很远很远有一个黑点,那是不是一条船呢?是一条船。那是不是我家的船呢?不是。“过尽千帆皆不是”,那是千百遍的折磨,希望之后是失望。最后,“斜晖脉脉水悠悠”(船过完了,江上空荡荡,只有一抹夕阳余晖还在江面上。水仍然在流淌着)。“肠断白蘋洲”(看着没有船了,江中间只有一个小岛,我以为是条船,但不是,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我肝肠寸断)。

 

    所以词的味道在于注重细节描写,人物形象特别深刻,它与诗不一样。

 

    韦庄的词也是值得我们爱。他是一个落魄文人,他的《菩萨蛮》也写得很缠绵: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这首词写词人回忆他为求功名,与爱人离别的情景。“红楼别夜堪惆怅”(在红楼分别的那个晚上,我的心情是何等惆怅)。那是什么样的氛围呢?“香灯半卷流苏帐”(点着一支蜡烛,帘幕低垂,我们含着泪相望);我们一直坐到下半夜,“残月出门时”(天上挂着一弯残月,我背着行囊,打着绑腿,穿着草鞋,出门了);“美人和泪辞”(我的那个她含泪默默地送我)。然后词人又回忆,当晚他的爱人弹着琵琶说:“你要早点回。你把我抛在家里,我的青春怎么耗得起?我这朵花在家里不就蔫了吗?”

 

    韦庄的词写得好,冯延巳的词写得更好,李璟(李后主的父亲)的词尤其写得好,如他的《摊破浣溪沙》:

 

    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当然,五代词写得最好的就是李后主(李煜),他是五代十国时期十国之一——南唐的国主。他的父亲李璟不想当皇帝,而喜欢填词、写文章。李后主就更不想当皇帝,也总是想把皇位让给他弟弟。李后主的皇帝做得不好,但他不是昏君,他还有一点骨气。他当皇帝的时候是糊涂的,但当俘虏的时候是清醒的。所以他后期的词很感人。李煜42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填了《虞美人》这首词。他的词字字血泪,从内容上讲,只有他写得出来,“非此人不能为此词”。

 

    李后主的词要分前后两个时期,首先看看他当皇帝的时候的词是什么风格。《一斛珠》: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轻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这首词写一个女子对他撒娇。女子早晨起来化妆打扮。“沉檀”就是口红。女子点了口红后,樱桃小嘴张开,开始唱歌。再讲到喝酒,酒荡出来,弄到衣服上。最精彩的是后三句千古名句,描写女人非常细致、很有神态。“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女子喝了酒撒娇,李后主拿她没办法。她睡在床上,去扯毯子上的红茸线,放在嘴里嚼说,“我就要睡觉,我就不起来,呸。”)

 

    我们再看他的《菩萨蛮》,写他与小姨子——小周后约会: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饷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后世评论家说,你们不要说李后主太轻薄了,词就是这样缠绵。如果李煜的词就沿着这种风格写下去,还有李后主吗?我们还会佩服李后主吗!时代的不幸成就了一个了不起的文人。李煜后期当了俘虏之后写的词的风格与前期迥然不同。这首《相见欢》是一字一泪唱出来的,肝肠寸断: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这首词哪一句修饰过!它的语言太通俗了。“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写人生的仇恨之多,非常形象。李后主的词到了后期渐渐有了豪放的感觉。很多人说李后主是婉约派的代表,其实李后主是豪放派的祖先,他直抒胸臆,写的是国家大事,个人感情再也不是前期的“画堂南畔见,一饷偎人颤”。

 

    再来欣赏这首《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锁”“别”两个字用得非常好,只有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才有资格说这句话。这也只有李煜才写得出来。

 

    再看《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是不是哭着喊出来的?

 

    再看他的绝命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宋,盛词在五代已经成熟了,但是词的兴盛是在宋代。宋代是词的时代,这有四大原因:第一,政治原因。宋代重视文人。宋代那么多进士在一起,喝酒、娱宾、唱曲遣兴,词就发展起来了。而且宋代不仅国家养歌女,宰相也养,晏殊家里就养了800多名歌女。

 

    第二,文化因素。宋代官办学校、民间书院大为发展,文化下移,所以“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柳永)词”。

 

    第三,文学发展规律。唐代诗已作完,文人不再写诗了,或者兴趣不在写诗上,都来写词。

 

    第四,地域影响。南唐曾经一度迁都到现在的江西南昌,而北宋的政坛上,江西人占统治地位,欧阳修、晏殊、王安石、曾巩都是江西人,他们都深受南唐文化的影响。所以他们受南唐词的创作影响也就不奇怪。

 

    北宋时期的词大体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的词主要以欧阳修和晏殊为代表,他们在文坛、政坛上的影响都很大。词的本色是卿卿我我,但是到了宰相手里,再写卿卿我我就有失身份。所以他们就改造了婉约派,而让词呈现出一种富贵气派和雅士风度,词也因此显得深婉厚重。这就是北宋前期的特点。北宋同样写男女之情的词,就不像韦庄写得那么露骨。

 

晏殊最典型的词——《浣溪沙》,我们看看像不像宰相爷的词: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有人认为这个词不押韵,但如果用江南的音念就押韵了。一杯清茶,一曲小词,一杯酒,词人感慨宇宙无穷,人生有限。去年的今天,我们也是在这里喝酒,但是一转眼我又老了一岁,光阴不可挽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无奈孤寂、忧愁。“小园香径独徘徊”,我们可以想像一个宰相爷在后花园散步、喝酒、唱曲,很缠绵,却也比较雅。

 

    晏殊的儿子晏几道很有个性,他不依仗父亲的权势,反而有一点傲视权贵、落魄不羁的公子哥风度。他不做官,经常与下层的歌女打交道。因此晏几道的词在北宋的词里独树一帜。他的父亲和欧阳修填词写爱情没有亲身感受(宰相爷谈什么爱情呢),但他感触就很深。我们来欣赏他的《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有几个女朋友——“莲、鸿、苹、云”。这里写的是他与苹的情感。他回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两层的心字领的衣裳,弹着琵琶,诉说着幽怨。

 

    北宋前期有欧阳修和晏殊为代表,北宋中期则有柳永。柳永原名柳三变,他考进士落榜后,为发泄不满,填了一首词《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圣明时代,我这么有才却让我落榜了,这怎叫我不狂荡?我姑且不考进士,不做官了,且整天喝酒、逛青楼,做个专业词人。青楼里有我的意中人,那多快活!青春算什么?青春就是一刹那间的事。

 

    其实这是柳永发牢骚。他发完牢骚后还去参加考试,一考还考中了。宋仁宗看了他的试卷,觉得这人很有才,但一看名字,发现这个人原来就是柳三变,就在试卷上批了几行字:此人花前月下,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

 

    因此他又落榜了,只好自我调侃“奉旨填词柳三变”。所以柳永是中国的第一个专业词人。他自己也很自豪,因为皇帝亲自下旨他“且填词去”。宋词因为有这样的专业词人,就发展起来了。

 

    柳永后来还去考科举,但“柳三变”的坏名声在外,他就改名柳永,而且还考上了,被封为屯田员外郎,相当于现在农垦部的一个科员。但他觉得委屈,官也不做了,就专门填词。柳永的词有俗也有雅,他是第一个写市民生活的词人。

 

    苏东坡的词在北宋中期独树一帜,开了豪放的先河。第一,以诗为词。词的传统是婉约缠绵,是写情的。他则以诗为词,像写诗一样写国家、写天下、写个人的胸怀抱负。第二,以诗句、文句、赋句入词。词不再是过去婉约、缠绵的风格,而是豪放有力。此外,他的词意境雄奇壮美,真正到了豪放的顶峰。

 

    我们欣赏他这首《江城子》: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这首豪放的词像李白的诗一样。苏东坡打破了婉约派一统天下的格局,独开豪放一派,带有革命性质。词的内容也由只写个人情感延伸到国家、政治、社会。但是即使这样,苏轼只是打破了格局,并没有彻底改变词的风格,词婉约的风格很难改变。

 

    北宋后期代表词人有黄庭坚、秦观、张耒、晁补之、周邦彦,其中秦观的词最有名,如《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把他老师开辟的豪放都丢到脑后。所以北宋后期,词又重新回到婉约的风格。

 

到了北宋末年和南宋初年,一个伟大的女词人——李清照诞生了。李清照的词与李后主、柳永的词很相似,都如本色的美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而且李清照的用词都很通俗、很生活。《凤凰台上忆吹箫》写她丈夫还没走的时候,她就开始想念他: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你要走了,我头不梳,脸不洗,什么话也不想说。为什么“欲说还休”?你要我说什么?我若说“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说“我也不知道”,那我就会很伤心。我若问“你什么时候走”?你说“我明天就走”,那我亦会伤心。而且我“新来瘦”(自从听说你要走,我瘦了),“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不是喝酒喝瘦了,也不是因为秋天到了伤心,是因为你要走了)。

 

    李清照的词最精彩的是她后期的作品。她的词前期主要写她和丈夫的爱情,后期写亡国的痛苦。李清照到了晚年非常凄凉,她的不幸与家国不幸相连。

 

    有人说,李清照的词在北宋灭亡的时候,为什么不像岳飞、辛弃疾那样慷慨激昂。她反映自己的痛苦,不也是慷慨激昂吗!所以李清照并不是没有爱国,她的爱国情怀在她的诗里——“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因为词是小玩意儿,她不想像辛弃疾、岳飞那样突破词的传统。词就应该缠缠绵绵,如果要慷慨激昂,我就写诗,这是她的观念。

 

    南宋时期的词,前期的爱国词派以张元干、张孝祥、岳飞、陆游、辛弃疾、陈亮、刘过为代表。国家不幸诗家幸,当国家危亡,诗人还能唱卿卿我我吗?所以岳飞的《满江红》就是这样: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陈亮、辛弃疾的风格都是慷慨激昂。到了南宋后期,宋、金和谈,南北分治,大局已定,文人声音喊哑了,慷慨激昂的亢奋情绪消失了。于是在南宋后期,词又回归婉约,以姜夔、史达祖、高观国、刘克庄、吴文英、周密、王沂孙、张炎等为代表,尤其是姜夔、吴文英的词值得一读,史达祖和刘克庄的词也很好。

 

    词以缠绵、婉约为宗,期间有两次革命,一次是北宋中期的苏东坡,一次是南宋初年的岳飞、辛弃疾,但是整体还是婉约的,是一杯茶。(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组委会、中国文化报社华南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霓裳中序第一》:痴迷音乐的才子情怀 - 12-28 09:49 am - 点击: 14133
辛弃疾 伟大的生态词人 - 03-04 12:07 pm - 点击: 2420
谈苏轼转败为胜的写作智慧 - 03-01 05:49 pm - 点击: 2178
宫龙楠:从宋词看宋人的饮茶艺术 - 04-16 01:24 pm - 点击: 2711
百年词学的文化反思——叶嘉莹教授访谈录 - 03-26 04:55 pm - 点击: 4376
杨明:解读《花间集序》 - 11-19 04:25 pm - 点击: 4187
词学专家研讨:中国传统文化“宋词”如何与现代接轨 - 08-18 10:38 am - 点击: 1798
千年文化的瑰宝:唐诗宋词与当代文化生活 - 03-07 02:56 pm - 点击: 6043
欧明俊:近代词学师承论 - 11-29 09:54 am - 点击: 4599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