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文化信息 / 82岁时,乔姆斯基来到中国 热度超过国家元首
82岁时,乔姆斯基来到中国 热度超过国家元首
2010-08-18    杨雪梅、徐馨    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 4450

 

 

 

乔姆斯基在北大回答大家提问。 本报记者 杨雪梅摄

 

  “他叙说的是我们不愿听也不愿记住的东西,然而,如果文明要延续下去,这些却是我们必须认识和不能遗忘的东西”

 

  “有研究认为,一个物种在地球上平均的存在时间是10万年左右,这个时间基本上就是现代人类在地球上繁衍生存的时间。我们正生存在一个证实这个预测的时代。”813日晚,在2000余听众的注视下,乔姆斯基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结束了题为《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的演讲。

 

  “继上个世纪罗素与杜威之后,最有名的西方学者的东方之行……”谁能抵挡这样的演讲诱惑?

 

一票难求

 

热度超过国家元首

 

  出生于1928年的乔姆斯基,是著名美国语言学家、哲学家,被誉为“当代认知科学之父”、语言学界的“爱因斯坦”。在美国“当代全球最具影响力”100名公共知识分子评选中,他排名第一,也是美国《科学》杂志评选出的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20世纪全世界前10位最伟大科学家中,目前唯一的在世者。

 

  乔姆斯基素以敢批评政府闻名。比如,他在美国“9·11”事件发生后的第七天,就接受电台采访,明确指出美国政府应深刻反省自己的对外政策,认为美国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他多次被美国各大学邀请做报告,往往数周前听众席位就预定告罄。

 

  早在10年前,就有人促成他访华,但最终没成行。促成此次亚洲之行的,是美国及大陆和香港澳门地区的多位教授。89日乔姆斯基访问了台北的“中央研究院”,10日于台湾大学作主题演讲,12日在北京语言大学作讲座。13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是他最后的一场演讲。

 

  此次“亚洲之行”还有专门网站,有关方面还设计了册子,对乔的主要观点进行全面介绍。而所有媒体都要提前申请,不仅要凭记者证,还要有身份证和单位介绍信,现场还要签一个录音、录像资料不能作商业用途的保证。

 

  虽然演讲晚上7时多才开始,但人们从下午3时多就开始排队领取入场券……

 

座无虚席

 

两大课题听者云集

 

  813日晚7,乔姆斯基穿着北京大学的博士学位服,静静坐在讲台上。简短的名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后,他脱去学位服,很有风度地站到了麦克风前,开始了大家期待的50分钟讲演。

 

  “简单来说,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了生存遭遇严重威胁的状况。这里主要有两个挑战,一个是核战争,一个是环境造成的重大灾害,它们都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演讲一开始,乔姆斯基就提出了两大世界性课题。

 

  与传说中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相比,整个演讲过程,乔姆斯基语速缓慢,声音不高,并没有多少节奏变化。

 

  提问环节无疑最让人期待。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的问题写在纸条上。他的学生,北京语言大学长江学者黄正德负责筛选所有问题。在将近150个问题中,仅有不足10个问题被选中。

 

  这个“毕生的持不同意见者”,在观众面前表现得非常配合。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他总是耸耸肩,摊摊手,或者微微一笑。有人问他放松自己和解压的方式,乔姆斯基直接回答“去工作”。

 

  大师如何看待中国,无疑是大家最想知道的。乔姆斯基表示,中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巨大的经济成就,但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对能源的过分开发都令人担忧,如果解决好这些问题,就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一生轨迹

 

对学术和政治120%付出

 

  “你用持续与变化来勾勒世界,请问如何勾勒自己的一生?”这是观众扔给乔姆斯基的一个问题。

 

  “我的一生,一部分与世界各国的政治问题相关,还有一部分贡献给了科学研究。从我还是孩子时,就一直追求这两方面的目标。我还记得自己写过的第一篇文章,是19391月写的,虽然发表了,但我可能是这篇文章唯一的读者。当时,巴塞罗那沦陷在弗朗哥军队的铁蹄之下,我写的是纳粹主义的崛起对于欧洲和平的影响……所以我的人生第一个勾勒的术语应该是‘不变’,虽然情况在不断变化,但我对学术,对政治的承诺都没变。”

 

  学术和政治是他的两项工作。“对任何一方我都付出了100%,甚至是120%。” 对乔姆斯基颇有研究的清华大学学者蔡曙山分析,乔姆斯基在语言学、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名气,使得大家不得不去注意他的政治观点,而他的政治声誉,或者说政治恶名,又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他的学术成就上。

 

  喜欢乔姆斯基的人会非常崇拜他,把他奉为精神领袖、黑暗中的灯塔。不喜欢他的人则骂他是疯子,但没有人能忽视乔姆斯基的“声音”,正如美国商业周刊的一篇评论所说,“他叙说的是我们不愿听也不愿记住的东西,然而,如果文明要延续下去,这些却是我们必须认识和不能遗忘的东西”。

 

  有记者问乔姆斯基,您在斗争中慢慢变老的感觉是怎样的?他说,时间少了,要做的很多,更得努力。

 

  这是他的宣言。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寂寞塞上舞风流——记青年古文献研究专家胡玉冰 - 12-31 09:36 am - 点击: 14183
儒者——金耀基书事 - 12-19 09:54 am - 点击: 1888
“文化隐士”王文生 - 12-07 09:19 am - 点击: 1948
谭维四:“倒带”千年万般景 - 11-28 08:30 am - 点击: 2116
来新夏:誓不挂笔苦读人 - 08-31 09:39 am - 点击: 2265
语言学“黄埔军校三期”在北语开班 王宁:语言学切勿抛弃传统精华 - 08-24 07:08 am - 点击: 1743
蔡美彪:洗尽铅华呈本色 - 08-09 09:42 am - 点击: 3138
吴小如:“学术警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 07-27 10:35 am - 点击: 3077
江蓝生的书房 - 07-20 10:22 am - 点击: 2005
发掘辉煌——记浙江省文物考古所副所长刘斌 - 07-16 11:06 am - 点击: 2631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