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史海回眸 / 《变局:百年国学纪事》之蔡元培礼贤开新风 黄季刚率性谑时彦
《变局:百年国学纪事》之蔡元培礼贤开新风 黄季刚率性谑时彦
2010-08-02    陈代湘    光明日报    点击: 2848

1 91 61 226上午,陈独秀起床开门,见蔡元培端坐在门外凳子上等候,大吃一惊,快步上前,握住蔡元培的手,歉疚地说:“蔡先生德高望重,按理应该我先登门拜访,怎敢让您大冷天坐在这里等我?”

 

  蔡元培梳着乌黑的分头,戴着精巧的金丝眼镜,留着浅浅的山羊胡子,给人以朴实孰厚中透着学者智慧的印象。蔡元培开门见山地说:“今天黎总统下令,正式任命我为北京大学校长。沈尹默告诉我,你住在这里,我就来了,想请你屈驾到北大担任文科学长,不知你意下如何?”

 

  蔡元培是陈独秀非常尊敬的人,今天亲自登门拜谒,让他心里感动,他也感受到这位在民国元年担任过教育总长的前清老翰林的求贤若渴之心。

 

  在蔡元培“兼容并包”办学方针指导下,北大既聘请到陈独秀、李大钊、胡适、刘半农、周作人、鲁迅等新派教员,也聘请了那些在政治上顽固,或者思想上保守,生活上不检点,但在学术上有专长的人,如辜鸿铭、刘师培、黄侃、陈汉章等。

 

  北大教授队伍里,顶顶古怪的是辜鸿铭。

 

  辜鸿铭早年留学英国,精通英、德、法和希腊等国文字,曾将《论语》、《中庸》等古代经典译成西文。他的相貌长得像洋人,深眼窝,高鼻梁,头上一撮黄头发,却编成一条小辫子,冬天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油腻可鉴,下着杏黄套裤,脚登挖心式“夫子履”,鼻架花镜,头戴瓜皮小帽。这副模样不要说已经到了民国十年以后的北京,就是在前清时代,在马路上遇见这样一位华装教士似的人物,人们也不免要瞪大眼睛看个稀奇。

 

  辜鸿铭喜欢骂人,出语尖酸刻薄,不顾情面,不留余地。他口才极佳,反应奇快,雄辩如潮,诡辩如滔,当者披靡,无人敢敌。他虽然通晓欧洲多国语言,精熟西方文化,但满脑子装的却是不合时宜的观念。他反对民主共和,主张复辟帝制,攻击新文化运动。对于女性,他以诙谐的方式表达轻视,曾经惹恼了西洋女士,与他争辩,但却无人敌得过他的诡辩。比如,他用拆字法将“妾”字解释为“立女”,供男人倦时作手靠。当他洋洋得意地把此说告诉两位美国女子时,立即招到对方驳斥:“岂有此理!照你这么说,女子倦时又何尝不可以将男子作为手靠?男子既可以多妾多手靠,女子何以不可多夫?”他们满以为这下驳倒辜老怪了,谁知辜鸿铭马上想到一个比喻:“你们见过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可曾见过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

 

  另一次,在一个宴会上,一位英籍贵妇问他:“听说你一向主张男人可以娶妾,照理来说,女人也可以多夫了?”辜鸿铭把尖尖的脑袋摇得像拨郎鼓,连声否定:“不行,不行!”那贵妇人正要问为什么,辜鸿铭反问道:“夫人代步是用黄包车,还是用汽车?”她据实以告:“用汽车。”辜鸿铭听了,哈哈大笑,不慌不忙地说:“汽车有四个轮胎,请问夫人,府上备有几副打气筒呢?”此语一出,全场哄堂大笑,那英籍贵妇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黄侃和他的老师章太炎一样,一向对胡适等人提倡的白话文运动嗤之以鼻。有一次,黄侃对胡适说:“你口口声声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于真心。”胡适不解其意,问:“为什么?”黄侃说:“如果你身体力行的话,你的名字就不应叫胡适,而应该叫‘往哪里去’才对。”胡适一时语塞。

 

  黄侃给学生讲课,谈起胡适和白话文,说:“白话文和文言文孰优孰劣,不用浪费笔墨。比如胡适的老婆死了,家人发电报通知胡适本人,若用文言文,‘妻丧速归’四个字就可以了;若用白话文,就要写‘你的老婆死了,赶快回来呀’11个字,其电报费要比文言文贵两倍多。”学生们听了,捧腹大笑。这件事后来传到胡适耳朵里,搞得他好郁闷,因为他刚刚和江冬秀结了婚,妻子还在老家,没到北京来,黄侃说这种话,不是咒她吗?

 

  从此之后,胡适见到黄侃,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这个著名的“黄疯子”嘴里蹦出什么难听的话。可是,在一起共事,抬头不见低头见,尽管胡适尽量躲着黄侃,但总有一些惹不起,躲也躲不起的时候。有一次,朋友举行宴会,黄侃和胡适都应邀赴宴。胡适喝了酒,脸上泛着红光,话也多了起来。黄侃端着洒杯,慢慢地踱过去,见胡适正在眉飞色舞地谈论墨学。黄侃听得不耐烦,高声骂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账王八!”众人听见黄侃斥骂,顿时停了吃喝,大家一会儿望望黄侃,一会儿又看看胡适。只见胡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唇翕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黄侃喝了一口酒,又补骂一句:“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账王八!”胡适忍无可忍,正欲发作,黄侃却仰天打了一串哈哈,说:“且息怒,我在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学?我不是骂你,聊试之耳!”此言一出,满座哗然。胡适的怒气无从发泄,只得悻悻地坐下来喝闷酒。

 

  不料,黄侃嘴不饶人,继续调侃胡适:“昔日谢灵运为秘书监,今日胡适可谓著作监。”众人不解其意。黄侃诡笑着解释道:“监者太监也。太监者,下部没有了也。”众人这才明白他是讽刺胡适写了《中国哲学史》,只有上半部,下半部却没有写出来。有人乘着酒兴,站起来说:“不知适之先生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黄侃马上接口道:“但愿他是假太监,我们等着看他的下部呢!”众人听了,直笑着喷饭。

 

 

 

照片 陈独秀(左)胡适合影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蔡元培:翰林院编修巴黎卖豆腐 - 12-28 09:43 am - 点击: 13381
教育家蔡元培: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不拘一格纳贤 - 09-14 10:02 am - 点击: 1768
单滨新:蔡元培与民国时期的儿童节 - 06-06 01:52 pm - 点击: 1527
蔡元培在上海接待萧伯纳 鲁迅拍照称自己“矮小” - 10-31 10:49 am - 点击: 2024
裴高才:黎元洪“知遇”蔡元培 - 10-26 10:21 am - 点击: 1943
国学大师黄侃:不轻易出书的饱学之士 - 10-21 03:01 pm - 点击: 2173
张晓唯:开风气之先者蔡元培 - 09-22 10:53 am - 点击: 1985
叶新:趣说黄侃 - 09-08 01:13 pm - 点击: 2413
蔡元培留学期间靠“爬格子”半工半读 - 05-16 10:21 am - 点击: 2035
顾颉刚:蔡元培、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 - 05-04 10:38 am - 点击: 2324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