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理论观点 / 欧美学者解读清华简《保训》篇:“中”是什么?
欧美学者解读清华简《保训》篇:“中”是什么?
2010-07-12    翻译、整理:甘凤、王进锋、余佳    光明日报    点击: 3497

编者导读

 

  自本刊于20094月在国内率先刊登述及周文王政治遗嘱的清华简《保训》篇释读文章以来,引起海内外学者的持续关注。特别是《保训》反复提到的“中”,引得各种解释。2010319,在美国东海岸的达慕思大学图书馆的一间会议室内,十余位欧美学者对《保训》篇进行了逐字逐句的讨论。下午,当话题进入到如何理解“中”时,一场唇枪舌战不期而至——

 

 

  主持人:(C o n stan ce A .C o o k L e h ig h U n iv e rsity ;美国理海大学柯鹤立):什么是“中”?某个对象或者文本?它是一个形而上的概念吗?那么,“河”又是什么?你用“中”来对有易复仇,有易屈服或者接纳了,或者为自己的罪行负责,于是微就无害了……

 

  瓦格纳(R u d o lf G .W ag n e rH e id e lb e rg U n iv e rsi-ty;德国海德堡大学):没有伤害,就是“无害”。这里有特别的意思。

 

  主持人:没错。实际上,有人将这一段与《周易》相比较,认为“中”指的是六爻的中间,是获得抽象意义的某种方式。上甲微没有忘记他的使命,所以他把这个传给了后代。

 

  (魏克彬举手)

 

  主持人:魏克彬,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魏克彬(C risp in W illiam s U n iv e rsity o f K an sas;美国堪萨斯大学):如果他把“中”还给了河,那他还拿什么传给他的后代呢?

 

  瓦格纳:我认为,他还是回去了,把“中”安置好以后,存放起来,然后把它拿回来,再传承下去。

 

  主持人:也有人说是在“河”中进一步琢磨、推敲“中”。

 

  顾史考(Scott C ook G rinnell C ollege;美国郡礼大学):可不可以是他写下来的东西?如果我们把在第9枚竹简上端的“志”字读作“他写下来的”意思……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说,“志”是指“写下来的东西”?顾史考:是啊,作为一种记录,或者纪念、活动什么的。

 

  主持人:所以,这有可能是微把它记下来的原因。如果你用《周易》对三德的理解来考虑,这里是三种不同的统治方式。“中”应当是正的,而微的方式应该是刚的,而舜应该是柔的。

 

 

  艾兰(Sarah A llanD artm outh C ollege;美国达慕思大学):李学勤指出,在甲骨文中“河”有两种不同的用法。一个指的是河流或者河神,另一个指名字。有一个占卜的人叫做河,所以有时会混淆。

 

  邢文(DartmouthCollege;达慕思大学):我个人觉得这个“河”可能就是黄河。如果你有我的讲义的话,你会看见我的解释和大家的不太一样。

 

  (大家翻讲义)

 

  “假中于河”,“假”在这里是“假借”的意思。至于“河”,在传世文献的传统中,就是“舜得河图”、“禹得洛书”的“河”。“微假中於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有易犯了罪,然后有了这一场战争;在战争中,有易被严惩,有易之君被杀。但上甲微怎么样了呢?他什么事也没有,他“无害”,因为他被“中”所保护。所以这个“中”具有某种超自然的力量。微成功了,所以当他班师的时候,他需要“归中于河”,用汉语来说,他需要“还愿”,去感谢“中”的神通。

 

  主持人:那么,你把“中”看作是一种实物?

 

  邢文:“中”是数。而且,“中”是什么实际上也已经在《论语》中解释得很清楚了。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天之数就在你自己的身体之中,然后要“允执其中。”“中”也是所有“中道”思想的来源,可以在《中庸》和一直到宋代的新儒家中见到。上午有人说到的“危”和“微”,尤其是出自伪《古文尚书》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就是在说“中”。这是“中”的整个传统。这一传统与我的理解契合得很好——如果我们把“中”理解为数,也就是孔子所记的“天之历数”的数,那么,这一传统和“舜得河图”、“禹得洛书”还有“文王演《周易》”的传统,构成了我们的传世文献的传统。

 

  在我的讲义中我列出了15个条件来解释“中”。“中”被所有这些文献所定义的要求所限定。如果我们一个个地考察,数将会满足每一个条件。所有其他的解释,都会有一些问题。我会很乐意地去一个个地解说它们。

 

  艾兰:数。数是什么意思?

 

  邢文:数就是命数,就是天之数。就像我们来到这里,看起来好像是因为艾兰、柯鹤立和我组织了这次的研读会。但是,按照古代中国的理解,这是一种命数。就是说如果我们不组织这个会,其他人也会组织,我们也还是会在一起。这就是数。主持人:就像命运?

 

  邢文:有点像命运。舜“久作小人”,他曾在田地里亲自耕作,但这种农业耕作的结果会是什么样?这是由天来决定的。所以,不管他劳作得多么辛苦,还是有可能有自然灾害来摧毁一切收成。因此,这里有一种命数,所以他非常惶恐;因为作为小人躬耕太久了,所以他会“恐”,并试图找到“中”这个命数。他“恐”而“求中”,然后他把它应用于万事万物,上下远迩,结果是“咸顺”。但是他并没有因此狂妄自大,他非常小心翼翼,并且不更改事物的名称,所以“帝尧嘉之”,并且把女儿嫁给了他,还把自己的王位传给他,最后他说“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所以孔子说这太了不起了,并且告诉他的弟子有关“中”,然后子思发展了“中”的思想,“中”的思想到了宋代就变得非常重要,于是李学勤教授用它来解释“中”——“中道”实际上就是这样来的。

 

  艾兰:问题是我们刚刚讨论的:如何从“中”到“数”,从一个语言的角度,而不是如何从一个词到另一个词?

 

  邢文:基本的概念是:“文王演《周易》”,而《周易》的要点是“得中”。它使占筮的人能得到合适的爻并作出合适的占断。从“数”的形式转换到“中”的位置,《周易》中有很多记录,都和“中”有关。《周易》的基本方法、周王朝的筮法和商王朝筮法的不同之处,就是在于易数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易数。在商代,他们用不变之数,也就是七和八;但是在周代,他们使用九和六这样的变数。发展了周代的卜筮之术的人是文王,但是他的发展是基于早期的传统,那就是“舜得河图”、“禹得洛书”的河洛之数。文王以变数为占。变数的要点是会决定中位——在卦爻中,是一卦六爻之中的中爻;作为数字,就是决定中爻的“中”数。

 

  主持人:所以他从河里拉出某种书,上面有数字,它们代表了“中”?

 

  邢文:那些数字就是“中”,“中”就是数,从一到十的河图的数字,叫作“天之数”。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有十天干。那些数字是河图的数字,按照传说,是舜得到了河图。所以,所有的说法,在这里都说通了。

 

 

  李锋(C o lu m b ia U n iv e rsity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我能说几句吗?(笑声)这完全是一个很漂亮的故事,依据的是“中”的思想的哲学发展。这个说法是建立在舜和“中”关系基础上的,对吗?

 

  邢文:是的。

 

  李锋:这种联系好像又是与《论语》有关的,特别是“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一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它的意思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说你是在你的内心决定的,而不是在中间。就像“分争于中”一样,“中”没有中心的意思,它是“在内”的意思,在自己的内心决定。

 

  邢文:这和“天之历数在尔躬”是很不一样的,《论语》有它的上下文。《论语》是对尧对舜的忠告的记载,我们看到的上下文是……

 

  李锋(打断):在解释“中”和“数”的关系的时候,要根据文献的本身;从文献本身来看,“数”或者“历数”是在你自己的身上,但你不能通过读把“中”和“数”的关系给读出来。

 

  邢文:我并没有做任何事情,所有这些文献的证据都是孔子给的,他说……

 

  李锋(打断):他作的。

 

  邢文:他说他是从尧那里转述来的这些东西,是尧说的,而不是孔子。“中”是“数”,是“数”的“中”,尧是……

 

  李锋(打断):那你怎么知道这就是这个“中”,而不是“在内”的“中”呢?

 

  邢文:那你怎么知道它就不是呢?(众大笑)邢文:这里很清楚的是……

 

  李锋(打断):这是你的观点,你必须得说明:为什么这里必须要这样去读?

 

  邢文:就因为我前面已经说过的每一条理由。“文王演《周易》”是文王最重要的……

 

  李锋(打断):就因为所有这些解释,“数”就不得不是“中”?

 

  邢文:不,不是因为“这些解释”,而是因为孔子的话,“数”是“中”,这是尧自己说的。

 

  艾兰:我们知道“中”从一开始就是非常重要的观念。它在《周易》中也有一定的发展模式。但是,你不能把它和《周易》必然地联系起来,以为它和《周易》“中”的重要性有一些巧合。我不是说你是错的,你也可能是对的。在其他的占卜系统中,也强调中心的思想。我的意思是“中”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并不局限于《周易》的内容。

 

  邢文:我对不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方法。我们怎么来理解这段内容?我们应当从历史和文献两个方面来比较、解释《论语》此章和《保训》。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它是以“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开始的,所有有关的用字都是一样的,思想也是一样的,也都符合我们传世文献的传统。这不是我的解释。我没有创造证据,我只是使用它们。

 

  我的解释也与伪《古文尚书》的传统相合所有这些材料都互相支持,我看不出来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解释。

 

  艾兰:如果是那样,我对于“假中于河”的理解仍然有疑惑。

 

  邢文:“假”就是假借,在河假借“中”的力量。河是出河图的地方。那么什么是河图呢?河图就是10个数字,它出于河。河处在中国的中心。根据古代的传说,舜得到了河图。

 

  主持人:你有没有想过《竹书纪年》中的“假”或者“借”实际上是对古文字的误读?河伯只是含有一些神性意味的观念。

 

  邢文:根据传世文献,有一个部落或者国家叫河伯。河伯和有易的关系很好,所以本来河伯是不会帮助上甲微来惩罚有易的。上甲微没有任何理由去惩罚有易——他们没有做错事。那就是问题。当有易被上甲微打败的时候,国君和许多人民都被杀害了,接着是河伯帮助活下来的有易人民在另外一个地方建立了另外一个国家。这就是传世文献说的。

 

  艾兰:如果你按照我的方法来理解“中”的话,那么“假中”就应该是暂时接管的意思。

 

  主持人:如果它是邢文理解的那样,假中——这个宝——它来自河。你运用它,解决罪恶。你建立一个合法的范例,好人没有受到伤害,接着你归还给河,并祭祀河。

 

  邢文:差不多。传世文献说“河出图,洛出书”。“中”不是上甲微路过河的时候从河得到的什么东西,“中”早已为舜所得。禹也已经得到了洛书。它们都是数字。当上甲微路过河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是早就意识到,或者是当时悟出来的——接着他运用了这种思想。它们也可能是策略,或者它们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微的心中可能早已有了河图,或者是他真的有一些占卜者或擅长这些数的专家,于是他就利用了河图。

 

  主持人:它是公正的工具,是吗?

 

  邢文:公正的工具?或许是兵家的工具,或许是统治的工具。它可能是任何事物的工具,它是宝。它们是数字,在天上,在地上,分阴分阳,万事万物都有。所以当上甲微经过那里,那是河图之数或者“中”出来的地方;他说,我会用“中”去惩罚邪恶的有易。它还真管用了!上甲微的军事实力不足以打败有易,但是他赢得了战争。他自己完全没有受到伤害,而有易,整个部族或国家都被灭掉。所以当他回到这里时,好吧,奉还吧,但不是奉还数字,而是奉上他感恩的心、他的感谢——还愿。这也是我们今天会做的事。你们大家帮助我走到这里,那么,让我到庙里去说一声:“谢谢。”

 

  主持人:这差不多是“归”的延伸义,即你必须举行感谢的祭礼。这种祭礼的概念也出现在《金縢》中。

 

  邢文:我们解释“中”的关键,是必须与这两个部分都符合:第一个部分是“求中”和“得中”,第二个部分是上甲微“假中”和“归中”。

 

  主持人:所以你认为后面的这个“中”就是前面舜用的“中”?

 

  邢文:是的。也就是“数”。“天之历数在尔躬”,这是尧对舜说的,也是孔子的弟子所记录下来。但你要用的是什么数呢?不是具体的数,而是“中”的数——可以击中要害的数、“中用”的数、“中的”的数。

 

  主持人:但“天”没有被提到。

 

  邢文:天何言哉?天什么也不用说,万事万物照样自生自灭。(众笑)关键是你理解天。如果你理解天,你就得到了“中”。

 

  (全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讨论“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

 

  李锋:我不能想象在军事作战中使用了“数”,你就不会受伤是怎样一个情景。(众笑)

 

  邢文:那是因为你不是诸葛亮,你不是军事专家……(众大笑)主持人:诸葛亮作战看星相,他读天书。

 

  邢文:这是“兵阴阳”,这是我们的叶山教授的专长。(众笑。)“兵阴阳”就是你怎样在军事活动中用“中”、用“天之历数”,是不是这样,叶山教授?

 

  (众大笑)叶山:是的。邢文:谢谢。

 

  叶山:邢文刚才提到“数”对军事很重要。这有一个很悠久的传统。实际上,所有的军事文献,一直到清代的,基本上所有的军事百科全书,都分成天、地、人三个部分。天的一切都是与数有关的,天人合一,使用多种战术。所以,事实就是你要使用数,在特定的一天来攻打特定的敌人,如北方的或者其他的什么敌人——有易就在北方。有很多的技术你可以使用,它们是非常重要的补充。军事是惩罚的一种手段。所以,法律系统和数结合在一起,是很合理的事。从公元前5世纪开始的早期文献中,它们之间确实有着这种联系。有些是更为具体的,如张家山汉简中的《阖庐》、银雀山汉简中的《地典》,等等。对我而言,邢文的说法是完全有道理的。

 

  邢文:非常感谢。(众笑)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任国征:“江枫”是什么意思? - 11-08 06:59 am - 点击: 3441
“克己复礼为仁”新解:自身能够复归于礼 - 10-10 10:13 am - 点击: 1665
解读清华简——武王崩年考 - 09-20 09:10 am - 点击: 2502
杨海文:父亲杀了人,儿子怎么办?——读《孟子》一书 - 06-14 12:36 pm - 点击: 3481
诗中有乐,乐中有诗——《凉州曲》新解 - 06-04 01:36 pm - 点击: 3092
解读清华简:从《系年》看《纪年》 - 03-02 08:50 am - 点击: 2240
李学勤:清华简关于秦人始源的重要发现 - 09-08 12:54 pm - 点击: 2521
任国征:从《洪奕家书》解读从军诗 - 06-15 09:27 am - 点击: 2399
马执斌:“策勋十二转”新解 - 05-05 11:47 am - 点击: 3368
郭伟川:武王遵遗训伐纣取中土——再论清华简《保训》 - 04-29 09:09 am - 点击: 3928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