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史海回眸 / 介子平:诗之雅译
介子平:诗之雅译
2010-04-06    介子平    中华读书报    点击: 3045

没有学贯中西的才智,没有满腹珠玑的素养,恐难有几臻化境的译作。当年的严复、林纾有这样的风采,后来的朱生豪、傅雷有这样的风采。林语堂的译诗后人再不会有了,类似者,殷夫的译诗也再不会有了。

 

 

 

林语堂

 

  林纾译《巴黎茶花女遗事》扉页据考证,近代诗歌的翻译始于美国诗人郎费罗的《人生颂》一诗。此诗于同治三年(1864)曾被英使威妥玛译为“有意无韵,似通非通”之作,这年又经时任总理衙门大臣的董恂加工润色,成为七绝“长友诗”九首,于1872年刊行在《蕉轩随录》上。而董恂也被钱锺书称之为“具体介绍近代西洋文学的第一人”。

 

  莫将烦恼著诗篇,百岁原如一觉眠;

 

  梦短梦长同是梦,独留真气满乾坤。

 

  天地生材总不虚,由来豹死尚留皮;

 

  纵然出土仍归土,灵性常存无绝期。

 

  ……

 

  1906年,当苏曼殊在日本与母亲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时,有感于拜伦与自己人生体验之相似,其“泛舟中禅寺湖,歌拜伦《哀希腊》之篇,歌已哭,哭复歌,梵声与流水相应,盖哀中国之不竞,而以伦身世身况。舟子惶骇,疑其痴也”。译诗曰:

 

  巍巍希腊都,生长奢浮好;

 

  情文何斐斐,茶辐思灵保。

 

  征伐和亲策,陵夷不自葆;

 

  长夏尚滔滔,颓阳照空岛。……

 

  苏译采用了五言古体,其“按文切理,语无增饰,陈义悱恻,事辞相称”的译风颇受好评,此诗曾在当日传诵一时。是年,他又翻译了拜伦的《赞大海》、《去国行》等诗。

 

  与《哀希腊》的任诞激越、笔酣墨饱不同,苏曼殊所译雪莱的《冬日》诗则颇具王维松风水月、幽静寂寥的意味:

 

  孤鸟栖寒枝,悲鸣为其曹;

 

  池水初结冰,冷风何萧萧。

 

  荒林无宿叶,瘠土无卉苗;

 

  万籁尽寥寂,唯闻喧桔槔。

 

  1907年,周作人在日本翻译英国哈葛德、安度阑合著小说《世界欲》,书里共有诗长短约20首,其中的《厉祠》,为女神所唱的情歌,所译采用的是楚辞句式:

 

  婉婉问欢兮,问欢情之向谁,

 

  相思相失兮,惟夫君其有之。

 

  载辞旧欢兮,梦痕溘其都尽,

 

  载离长眠兮,为夫君而终醒。

 

  恶梦袭斯匡床兮,深宵见兹大魅,

 

  鬘汝欢以新生兮,兼幽情与古爱。

 

  胡恶梦大魅为兮,惟圣且神,

 

  相思相失兮,忍予死以待君。

 

  1940年,著名语言学家王力以王了一的笔名翻译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考虑到原作的格律相当严谨而白话文又不足以传达其精妙处,王氏遂以五、七言古诗和乐府诗的形式翻译《恶之花》,共计五十八首。其译《信天翁》如是:

 

  海上有大鸟,名曰安巴铎。

 

  海客好事者,捕养以为乐。

 

  长随万里程,共逐风波恶。

 

  可怜天外王,局促系绳索。

 

  ……

 

  安巴铎即信天翁直音译。此译充满象征寓意与对比手法,颇具庄子的笔力。

 

  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的诗作《自由与爱情》,于1929年被“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殷夫翻译了过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此等琅琅上口、老妪能吟的诗作,俨然白乐天等等先哲所为,翻译到了这等程度,已为化境矣!没有学贯中西的才智,没有满腹珠玑的素养,恐难有这样的出手。当年的严复、林纾有这样的风采,后来的朱生豪、傅雷有这样的风采。林琴南合译小说,口述者未毕其词,而纾已书在纸,能一时许译就千言,不窜一字。林译《巴黎茶花女遗事》于光绪二十五年在福州畏庐刊行后,一时风行全国,洛阳纸贵。此乃中国介绍西洋小说的第一部,为国人见所未见。严复作《甲辰出都呈同里诸公》叹曰:“可怜一卷茶花女,断尽支那荡子肠”,足见其“不胫走万本”之盛况。

 

  1969年林语堂与廖翠凤举行结婚50周年庆典。林语堂为妻准备了一副金质手镯,上铸“金玉缘”三字,并刻了詹姆斯·惠特坎·李莱的不朽名诗《老情人》。林语堂将其译成中文五言诗:

 

  同心相牵挂,一缕情依依。

 

  岁月如梭逝,银丝鬓已稀。

 

  幽明倘异路,仙府应凄凄。

 

  若欲开口笑,除非相见时。

 

  到底是文章大家,林先生的如此译诗后人再不会有了,类似者,殷夫的译诗也再不会有了。严复有信、达、雅“译事三难”之说,林语堂也有翻译艺术的“三说”:“第一是对原文文字上及内容上透彻的了解;第二是译者有相当的国文程度,能写清顺畅达的中文;第三是译事上的训练,译者对于翻译标准及手术的问题有正确的见解。”

 

  “翻译是又一次创作”即意译之所指。意译最见译者学养,而直译所见,重在技术。意译直译之是非高下,喋喋不休有年,似乎已成扞格不入之争执,以我之拙眼陋见,科技类文献宜直译,文艺类作品意译为妙,诗歌尤如此。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林纾:不通外文的翻译家 - 08-31 09:37 am - 点击: 1695
杨建民:曹靖华与《铁流》 - 11-09 09:22 am - 点击: 1850
一部译作的曲折经历——李霁野与《四季随笔》 - 10-20 10:59 am - 点击: 2620
文人与立秋 - 08-07 09:21 am - 点击: 3075
西学如何渐进?江南制造局翻译馆钩沉 - 11-17 11:53 am - 点击: 3832
《莎士比亚全集》的几位译者 - 05-21 08:32 am - 点击: 7702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