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国学专题 / 共和国的女飞行员们
共和国的女飞行员们
2009-10-08    周建    文汇报    点击: 2972

 

 

 

第一批女飞行员领军人物秦桂芳(左)和伍竹迪

 

 

 

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部分)

 

 

 

共和国第一位女飞行员将军岳喜翠在带教年轻飞行员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看望第一批女飞行员

 

    新中国诞生之初,毛泽东曾勉励共和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不要培养成演员,要训练成人民的飞行员!”60年来,我国已累计拥有300多名女飞行员,成为世界上培养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些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中国女性,以她们的智慧、坚韧和顽强创造出许多个“第一”:世界上第一个穿过蘑菇云的女飞行员机组、第一位被授予“功勋飞行员”的刘晓莲、第一位女试飞员张玉梅、第一位女专机长汪云、第一位女飞行员将军岳喜翠……那一道道闪光的航迹,在共和国蓝天上铺展成一幅瑰丽壮美的图画。

   

    ——编者

   

新中国的“半边天”

   

    1949101共和国诞生之日起,新中国的妇女开始名正言顺地走上了社会舞台。共和国建立初期,一直为中国女性的解放奔走呼吁的邓颖超同志出任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后,曾专门找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商量过培养女飞行员的事情。邓颖超说:“我们中国有了女拖拉机手、女汽车司机、女火车司机,还要培养女飞行员。”

   

    1951年初,空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从空军预科总队及华东军政大学选调了55名女学员,分别于三四月份进入空军牡丹江第七航空学校学习,姑娘们在学习航空理论的同时,还刻苦加强体能的训练和培养。

   

    当年毛泽东主席在接见刘亚楼时,就女飞行员的培养强调指出:“不要培养成演员,要训练成人民的飞行员。”毛泽东的这番话,是对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的激励和鞭策,也为姑娘们指明了未来努力的方向。

   

    那时,航校的设备条件非常差,没有完善的教材、教具,讲领航课时没有地球仪,就用苹果代替。学员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给教学带来很大困难,校领导帮助她们组织互助组,互帮互学,姑娘们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刻苦学习上,最终闯过了航空理论关。

   

    一个月后,姑娘们进入外场训练驾驶飞机。她们使用的教练机是缴获的美制PT-19和日制双发99式飞机,由于设备陈旧,器材短缺,女飞行员的外场训练和男学员同时进行。飞机上没有通信设备,起飞着陆时,全靠旗号和地面标志指挥,这更增加了飞行训练的复杂性。女学员飞行时,机务人员会特意在飞机尾后挂上红布条,用以提醒空中其他飞机和地面指挥员特别关照。

   

    初学飞行,姑娘们难免手忙脚乱、顾此失彼,但她们以顽强的意志克服了一个个困难。这年深秋,姑娘们通过毕业考试,全都放了单飞,平均每人飞行77小时44分钟。同时毕业的41名女飞行员、通信员和机械员一起被分配到空军运输航空兵部队,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

   

“细妹子们飞得好高啊!”

   

    1952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女飞行员们应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邀请,在北京西郊机场为首都人民做飞行表演。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的日子。首都各界妇女7000余人汇集机场,庆祝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的起飞。许多国家驻华使节的夫人,中外记者也前来观礼。

   

    上午10时许,朱德总司令、全国妇联副主席邓颖超、总政副主任肖华等领导,在空军司令员刘亚楼陪同下,检阅并接见了女飞行员。

   

    1145分,随着三颗绿色信号弹升起,女飞行员驾驶的6架里—2型运输机相继起飞。

   

    望着蓝天上翱翔的飞机,朱总司令感慨万千:“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是我们共和国的光荣,也是解放了的中国妇女的榜样!”邓颖超也激动地夸奖着姑娘们:“这是过去旧中国所不可能有的事,事实证明,妇女只要打破自卑感,有信心,有勇气,自强不息,男同志可以做的事情,妇女同样可以做。”

   

    此时,在中南海的毛泽东也走出办公室,来到院中仰天观望姑娘们的飞行。看着呼啸而过的飞机编队,毛泽东高兴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看!我国第一批女飞行员驾驶的飞机已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了!”

   

    下午110分,姑娘们驾驶的飞机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检阅后安全返回。当飞机在西郊机场降落后,整个机场沸腾起来,参加观礼的中外妇女一起拥向女飞行员们,有的献花,有的拥抱,有的亲吻,女飞行员们一个个被举起来抛向空中,欢呼声久久不能平息。

   

    324下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人,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了第一批女飞行员。355分,毛泽东健步走进接见大厅,和前排的姑娘们一一握手,问她们多大了,什么时候参的军。“你能把飞机开上天吗?”毛泽东主席问身旁一位女飞行员。女飞行员立即来了个立正,举手向毛主席敬礼说:“报告主席,能!”毛主席爽朗地笑起来,连连道:“好,好!

   

    接着,毛主席又关切地询问陪同接见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女飞行员都成器了?”刘亚楼说:“都成器了,都能独立担负任务了。”毛泽东主席高兴地点点头说:“细妹子们不简单,飞得好高啊!”

   

    周总理走到姑娘们面前,风趣地说:“听说你们女同志自尊心很强啊!不让男教员上飞机,还要把他们关到厕所里去。”大家哄然大笑。

   

    原来,“三八”节庆典那天,为了确保飞行安全,有人提出每架飞机跟一个男教员,以防万一。姑娘们却反对,说这算什么啊?既然看女飞行员表演,咱就一个男的也不准上飞机!姑娘们还说了一些俏皮话,没想到这些话会让周总理知道了。

   

    会见结束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同姑娘们一起合影留念。这张合影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们最珍贵的人生回忆。

   

刘亚楼司令员发布“禁婚令”

   

    19572月,第二批女飞行员启程去长春航校学习,途经北京时,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接见了姑娘们。

   

    那天,刘亚楼司令员讲了许多,但姑娘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司令员的“禁婚令”。毕竟是正处在豆蔻年华的姑娘,又是万里挑一的佼佼者。她们有模样、有才华,哪个姑娘身边没有仰慕者和追求者啊?然而,刘亚楼司令员严肃地说:“新中国已经培养出了第一批女飞行员,她们没有辜负党中央、毛主席和人民的期望,都成器了。我代表空军党委要求你们,5年内不允许谈恋爱,不准结婚,这不是我们不讲感情,而是飞行事业的需要,你们要想飞出来必须这样做!谁不能做到这一点的现在就提出来,我们可以让她走。当然,你们可以放心,只要你们专心飞行,能成器,你们的将来空军党委全给包下来,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

   

    司令员的话,让姑娘们的神经都绷紧了,因为当时有的姑娘已经有了意中人,有的正在热恋中。那个年代,不少20多岁的女性都当上妈妈了,可是这些姑娘却要等到5年后才能恋爱,那时,她们都将是小30岁了!

   

    20世纪50年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人们被建设社会主义的热忱激励着、鼓舞着,这些正值花样年华的姑娘们,把自己的职业与为社会主义建设增光、为中国妇女争气联系起来,渴望着为祖国建功立业。为了心中的理想,女飞行员们奉献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许多姑娘经过一番辗转反侧,都暗下决定,暂时斩断同所有男生的关系,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航校的学习中。

   

    其实,不光我国在飞行员培养期间有限制感情的规定,其他发达国家对飞行员的感情生活也都有所限定。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这是飞行员这一特殊职业的特殊要求。

   

    直到1961年秋天,刘亚楼司令员才在A师机场的候机室里向第二批女飞行员宣布解除“禁婚令”,刘亚楼说:“你们都飞出来了,都成器了!我现在代表空军党委宣布,你们可以恋爱结婚了,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找到理想的伴侣!”

   

广东女飞将

   

    在新中国第一批14名女飞行员中,作为领军人物的秦桂芳和伍竹迪都是广东姑娘。

   

    19岁的秦桂芳是第一批女学员中飞得最好、进步最快,也是最有个性的一位。飞行团上上下下都公认,在她身上既有着女性的美丽,又暗藏着男性的刚毅。

   

    秦桂芳多才多艺,她有美妙的歌喉,会各种球类,滑冰、游泳也是她的强项,而且文学修养极好,还做过《人民画报》的封面女明星。但同时,她做事干净利落,飞起来不要命,似乎她就是为了飞行而生的。

   

    初学飞行时,秦桂芳就表现出很强的接受力和模仿力。“飞行既要胆大又要心细,任何一点微小的疏忽都会危及飞行安全酿成大祸。”这是秦桂芳经常说的话。当她带教第二批女飞行员时,已经是A师某飞行团飞行中队长了。

   

    秦桂芳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是去石家庄。当听到大队长说让她和周映真一起飞石家庄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教员不去吗?”“对,就你和周映真飞!”太好啦!秦桂芳的喜悦溢于言表。

   

    姐妹们得知她们要单独执行任务时,都为她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你们俩可是女飞行员中第一批单独执行任务的,大家的眼睛可都盯着你俩呢!”“放心吧!”秦桂芳一脸自信地说,“我一定打好这一仗!

   

    第二天,秦桂芳以她沉着冷静的心理素质和过硬的业务技术,准确无误地出色完成任务,为新中国女飞行员单独执行任务打响了第一炮。

   

    秦桂芳是位善于接受命运挑战的人,在她的飞行生涯中,曾屡屡遭遇危险,却又一次次化险为夷。有一次,师里派她的机组执行送14位省委书记去延安参观的任务。谁都清楚,延安机场还是1945年毛泽东主席去重庆谈判时临时修建的,跑道就在延河边上,偏东西方向,长1000多米。跑道西头有200多米长的保险道,延长线的不远处就是宝塔山,远处还有许多更高的山峦,指挥、通信等设施都非常简易。

   

    然而这种挑战却让秦桂芳兴奋不已。她胆大,心却非常细,为了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她首先带领机组进行了细致的准备工作。

   

    飞机从西安西关机场起飞,这是当时较先进的里—2型专机。一个多小时后,飞机抵达延安上空,延河、宝塔山、靠坡建的窑洞、黄土坡上的羊群都清晰可见,隐约还能听到放羊人时断时续的信天游歌声。秦桂芳先是由南至北通过了跑道,做了个狭长的起落航线,在两山之间的延河谷中缓缓地下降高度。一切都在按计划执行。

   

    然而,就在飞机快要着陆时,问题出现了。当初准备时,参谋勘察跑道后提供的资料中,标明跑道西头200的保险道上有鸡蛋大小的卵石。可实际情况是跑道东头有很多碎石块。事后,才知是参谋标反了方向。

   

    秦桂芳赶紧将飞机拉起来,让飞机与地面保持1多高的距离。由于里—2飞机是两台活塞式螺旋桨构造发动机,跑道上的碎石会被高速旋转的桨叶产生的吸力吸起,打坏机身,危及机上人员的安全。飞机掠过200多米的碎石段后,秦桂芳准备收油门落地了,却发现跑道两侧欢迎的人群中又蹿出几个年轻人,他们挥动着手臂,兴高采烈地冲上跑道,迎着降落的飞机跑过来,全然不知这样做将会发生怎样的危险。

   

    “跑道上有人!”领航员也发现了跑道上突然冒出的这几个年轻人,急得抓着秦桂芳的肩膀大喊。话音未落,秦桂芳已经再次将飞机拉了起来。飞机从这几个年轻人头顶呼啸而过,向前飞了100才接地着陆。

   

    飞机接地后,危险因素还未解除。延安机场跑道本就不长,机场的标高又比一般机场高,里—2型飞机在正常情况下着陆后,滑行距离至少也得800多米,可当时由于处理应急跑道上出现的年轻人,留下可供秦桂芳处理滑行的距离不足700,要让飞机在这么短的距离停下来是很困难的事情。

   

    秦桂芳采取了所有让飞机减速的措施,飞机还是以较大的惯性迅速朝前冲去,500550600……眼瞅着飞机就要冲出跑道,目光一刻也没有忘记搜索的秦桂芳终于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契机!距离跑道中心线40度左右的地方,有一道高约1的土坡,土坡后面是一片平坦宽阔的沙土地。秦桂芳稍稍蹬舵,改变了飞机的滑行方向,让飞机向着土坡冲去……飞机在秦桂芳的操纵下,蹦过土坡,重重地暾在土坡后面的沙地上。这一冲,驾驶舱内的机械师、通信员和领航员都摔了个人仰马翻,只有她和副驾驶还在座椅上。

   

    飞机停稳后,秦桂芳赶紧跑到后舱探询情况,结果一切正常,14位省委书记都面带笑容地安慰这位刚把他们从鬼门关带出来的女飞行员。“谢谢你,你处置得很好。”来自河北的省委书记说。“我们坐在飞机上,没感到什么危险,只是觉得蹾了一下。”另一位省委书记也说道。

   

    秦桂芳却直冒虚汗,多少年后回忆起这一幕,还感慨万千。她不止一次说,那是她飞得最过瘾的一次,对自己的飞行技术和应变能力是一次很好的检验。

   

    195811月,一支由100多人组成的铁道筑路队在大兴安岭的林海雪原中迷失,这支队伍的成员都是铁路建设的精英,是国家建设的宝贵财富,有关方面非常焦急。地方政府当即请求空军救援,空军最终把这项任务交给A师某团飞行大队,大队把任务交给了秦桂芳机组。三家子机场位于齐齐哈尔郊外,寒冬腊月,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0多摄氏度。里—2飞机的活塞式发动机必须要在用加温炉加热的情况下才能启动。天不亮,秦桂芳就和机组成员赶到机场为飞机加温,之后准时飞达目标上空。但是,机翼下皑皑冰雪浩如烟海,秦桂芳一遍遍拉网式地盘旋搜寻,仍没有发现失踪人员的踪迹。与地面指挥所联系后,才知是机关提供给机组的地图有误差。

   

    怎么办?秦桂芳决定下降高度,她推下机头,飞机立时从2000多米空中下降到100多米的低空,勇敢地扎进狭长的山谷……低空飞机发出的轰鸣声,打破了沉寂的雪原,被围困的人员闻声跑到空旷之地朝飞机挥手致意,并用醒目的红色被面铺成一块大写的T字,为机组标明空投场。秦桂芳按下了空投信号铃,救灾物资准确无误地落到受困人员手中。

   

    这次救援任务由于受困人员太多,飞机载重受限,秦桂芳和战友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每天工作15个小时左右,连续飞了40多天才返回部队。

 

第一位“妈妈飞行员”

   

    第一批中国女飞行员不仅树立了良好的形象,也打破了女性在飞行上的诸多禁忌。女飞行员生孩子后还能不能飞?这是许多女飞行员们担心、顾虑的事情,当时许多男同志也对此心里没底儿。

   

    伍竹迪是新中国女飞行员中第一位做母亲的。她产后第一次飞行就大获成功,而且,这次飞行还成为光辉的历史事件被记入空军史册。

   

    1959年元旦午夜,刚刚休完产假的伍竹迪接到紧急起飞的命令。那天,飞行大队的同志们都在参加迎接新年的联欢,就在这时部队接到内蒙古乌兰浩特钢铁厂发生锅炉爆炸的消息,领导命令伍竹迪和秦桂芳两个机组紧急起飞,去事故现场执行送氧任务。

   

    时任飞行大队副队长的伍竹迪是位非常沉稳的女性,接到任务后,她和机组人员迅速做好准备,立即朝乌兰浩特飞去。

   

    乌兰浩特机场还是日本侵略东三省时修建的,只有一条又短又窄的土跑道,没有导航设备,而且当天的气流很乱,伍竹迪双手紧紧把着驾驶盘,与上下不停掀起的气流搏斗着,由于产后体质比较虚弱,伍竹迪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了。机场条件虽然差,但技高胆大的伍竹迪和秦桂芳丝毫没有畏惧。伍竹迪针对跑道短的特点,做了低目测,成功地将飞机稳稳降落在跑道上。

   

    当她把飞机停稳走出机舱时,一群欢迎的人将她团团围住,一位年轻工人激动地从背后抱住伍竹迪,刚要喊出“谢谢飞行员老大哥”,却突然看到伍竹迪飞行帽下飘出的几缕秀发,小伙子一惊,猛地松开手:“天啊!是女飞行员!”他激动地朝旁边的人群喊道:“快看哪,给我们送氧气的是女飞行员!

   

    这一喊不要紧,两位姐妹被工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她们像国宝一样,被众人仰慕、感激、呵护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可是,他们不知道,两位女飞行员已经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而伍竹迪还是位刚休完产假的年轻妈妈呢!

   

    这次飞行对伍竹迪来说,是永远难忘的。她不仅创造了在场时间34小时的超长纪录,也为全体女飞行员们打消了“生孩子后不能飞行”的后顾之忧。

 

第一批三叉戟女飞行员

   

    喷气式飞机在20世纪60年代就是世界航空界的宠儿,可是对20世纪70年代的中国来说,还是件新鲜事物。为了加快空军部队建设,中国从英国引进了大批三叉戟飞机,A师全面展开了三叉戟运输机的改装任务。

   

    尽管这则消息对中国的女飞行员们来说非常振奋,但仍有不少人对女飞行员能否胜任三叉戟飞机持怀疑态度。为此,女飞行员们都积极争取,坚持男飞行员能做到的事情,女飞行员也一定能做到。最终,王善富、汪云、韩淑琴成为中国第一批参加三叉戟运输机改装的女飞行员。

   

    王善富原本是一位出色的领航员,还在驾驶伊尔一14型飞机的时候,她就参加过多次重大专机任务和抗险救灾任务。有一年冬天,寒流突袭了渤海湾,几十条渔船被冰封在海面上,一百多名渔民被困在茫茫冰海,既无御寒的衣服,也没有食品充饥,情况非常紧急。

   

    国务院、中央军委接到报告后,决定派空军的飞机前去解救灾民。空军把救援任务交给A师,师里立即给飞行团下达命令,任务交给沈本华机长,领航员就是王善富。

   

    王善富和沈本华一直在同一机组,配合十分默契。那天,她们赶到救援区域后,海面上雾气蒙蒙,能见度极差。从资料给出的数据看,她们已在出事地点上空,但她们却看不到一艘渔船。沈本华请示下降高度到150,做大半径盘旋寻找失事渔船。

   

    在海上做低空飞行是很冒险的,尤其是在能见度差的情况下,飞机每下降一点高度,都觉得无边无际的海面涌来的寒气,仿佛要把飞机拽下去。沈本华低空盘旋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渔船,可是投送的问题又来了,投得离渔船远了,渔民们无法去取;投到船上又怕砸到渔民,想来想去,要把东西投到让渔民能够得着的地方,必须再降低高度,而且还得是小速度飞行,才能达到目的。但是,在海面上做低空小速度飞行危险更大,搞不好就会坠入大海,更何况是在这种海天一色的大雾天。

   

    王善富充分发挥她领航的天分,反复计算核实数据,力争把误差减小到零。她和沈本华商量可以下降到6060的高度,无论对哪一位飞行员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沈本华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多年的配合,她相信王善富不会有差错。

   

    王善富果真没有让沈本华失望,按照她给出的数据,飞机投下的东西都准确地落在了渔船附近,这从每投一包东西都能听到渔民们激动的呼喊声,就足以证实了。

   

    改装完三叉戟飞机后,王善富被提升为A师副政委,后来又担任了十六航校副校长。

   

    20世纪80年代初,A师飞三叉戟飞机的女飞行员达到10多位,李秀云、汪云、曾月英、韩淑琴、沈本华等人都成为主力机长。除此之外,在伊尔—18、子爵、安—24、米—8等机型上都有女飞行员的身影。

   

载入史册的“功勋女机长”

   

    世界上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职业,飞行员排在首位,这说明飞行员这个职业充满着风险。在新中国女飞行员们的飞行生涯中,很少有没经历过风险的。

   

    沈本华执行任务中被误为敌机而遭炮击;

   

    苗晓红和潘隽如飞夜间复杂气象时,因为飞机打滑差点被飞机碾成肉泥;

   

    李丽真在第一次坠机事件死里逃生后,又因第二次坠机导致颅底骨折,耳鼓严重破裂,头部出血,牙齿脱落,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睁开眼睛。但她从没因伤痛哼过一声,更没流过一滴泪,她苏醒后问领导的第一句话是:“有没有同志牺牲?”问医生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多久才能恢复飞行?”

   

    养伤的那段日子,她最爱听到的安慰就是“好好养伤,争取早日重上蓝天!”可是,由于耳鼓膜穿孔,治疗不及时,她的听力下降,左耳几近失聪。医生不得不以身体不适合飞行的诊断判处了她的“极刑”:停飞。

   

    但是,从不轻易服输的李丽真说:“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无脚飞将军,失去了双脚都能升空作战,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重返蓝天。”最终,她凭着对飞行事业的热爱和执著,以惊人的毅力,锻炼身体,恢复体能,又失而复聪。为了重上蓝天的这一天,李丽真不仅创造了医学上的奇迹,也创造了中国航空史上的奇迹!

   

    而第一批女飞行员陈志英和第二批女飞行员潘隽如却没能像李丽真那样幸运,她们在执行任务中,因飞机突然发生故障导致坠机罹难。

   

    在女飞行员队伍中,还有一位遇险后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率机组迫降成功的英雄机长刘晓莲。

   

    刘晓莲从航校毕业后就分到B师某飞行团,成了一名女机长。1982年秋的一天,刘晓莲完成任务后,像往常一样驾机飞回部队。途中非常顺利,飞机抵达机场上空,高度已下降到700,机组人员正齐心协力做着陆的准备工作。突然,刘晓莲觉得飞机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机组其他同志也都被撞昏过去。

   

    当刘晓莲第一个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甩到了驾驶舱的右边,她凭着机长的第一直感,条件反射般地跃起,扑到左边机长的位置上。刘晓莲紧紧把住失去方向的驾驶盘,奋力将临近失控的飞机改平。同时,她扫视舱内,只见烟雾弥漫,座舱仪表除了气压高度表、发动机温度,表和转速表外,其他的全部失灵,发动机油门杆也失效,巨大气流夹着液压油从通信座位下面一个大洞涌进来,仿佛要把飞机摇散掉……

   

    “快醒醒,快醒醒!”刘晓莲一边控制着飞机,一边呼喊机组其他同志。多处受伤的机械师魏成景被唤醒了,脑震荡的副驾驶座位上的飞行员常继堂也醒过来。之后,左腿扭伤的领航主任胡兴元,右腿被撞断的通信长蔡新成等都相继醒来。

   

    “责任”二字在他们飞上蓝天的那一刻起,就深深铭刻在心上!他们在醒来10秒之内,克服巨大伤痛各就各位,采取一系列措施配合机长控制飞机。虽然座舱内与外界的联系全部中断,刘晓莲无法正常下达命令。但是,平时的苦练和密切配合,使得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默契得就像一个人一样。身边坚强的战友给了刘晓莲极大力量,她暗下决心:“人在飞机在,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保住人民的财产,要把他们安全地带回去。”

   

    飞机继续在下降,驾驶舱前挡玻璃被一层血浆似的红色液压油沾满,使刘晓莲根本看不清地标地物。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飞机此时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抖动也越来越厉害,仿佛随时都有解体的危险。刘晓莲往旁边看了一眼,机翼下的群山好像瞬间变成了奔腾不息的猛兽,随时都会撞向飞机。

   

    面对险情,刘晓莲表现得异常冷静。“高度就是生命”,她清楚地意识到必须保持飞机的高度,防止撞山;同时,还必须保持好飞机的平衡,迅速找到机场。刘晓莲已经忘记了伤痛,她和副驾驶员咬紧牙关,用手死死地把着驾驶盘,同时不停地向窗外扫视,寻找地标地物,根据对机场的记忆分辨跑道位置。

   

    936分,一条灰色的跑道终于出现在机翼下方,刘晓莲果断下达命令:“放起落架,准备迫降!”机械师魏成景赶紧到后舱去拉主起落架下的机械手柄,谁料手柄却由于机身变形,被死死卡在那儿。“主起落架放不下!”在跑道上迫降吗?刘晓莲心一颤,瞬间想到这一点。可是,机场还有兄弟部队的飞机正在起降,每架飞机上都有300吨的燃油,一旦飞机解体引发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复飞吗?跑道延长线就是大山,附近还有厂房和村庄,带着这样严重故障的飞机复飞,一旦坠毁就会给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造成重大伤亡和损失。刘晓莲决定在跑道侧方的草地迫降!

   

    飞机离迫降场越来越近,20010050……刘晓莲沉着操纵着飞机,她知道此刻稍有不慎,便会机毁人亡!在高度10的时候,刘晓莲当机立断:“关车!”机械师魏成景听命迅速关车,飞机失去发动机马力的推动,立时像一只断了线的巨大风筝,忽忽悠悠地向草地飘去。

   

    飞机接地后,开始向前滑行,就在这时,刘晓莲看到兄弟部队的几架歼击机正准备着陆。“一定要避开跑道,保证他们安全着陆!”在这危急时刻,刘晓莲毫不犹豫地把安全让给了别人,把危险留给了自己。她猛地踩刹车,刹车失灵了;她又拉应急手动柄,竟也不起作用!飞机仍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向跑道上冲去,而她身后的歼击机马上就要着陆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刘晓莲和常继堂几乎同时站起来,将全身的力气凝聚到脚下,蹬满舵,两人的胳膊把驾驶盘推到底。33岁的刘晓莲和年轻英俊的常继堂并非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在机头擦地的情况下飞机迫降,他们的双腿随时有被撞断的可能!可是,从他们站起身蹬满舵开始,他们就再也没有丝毫改变,他们的双腿像钉子那样,死死地顶住钢铁,直到最后……

   

    2分钟后,奇迹出现了,飞机改变了滑行方向,为6架歼击机安全着陆让开了通道,在距离跑道边缘7多处停了下来。一场可能发生的撞机事故避免了,刘晓莲他们却身负重伤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空军党委分别给刘晓莲、蔡新成行政晋一级奖励。武汉军区空军党委给刘晓莲、蔡新成分别记一等功,部队党委给机组记了集体二等功。英雄的刘晓莲机组从此被写入中国空军的史册。

   

    《芬芳满天——共和国女飞行员成长录》

   

    周建 

   

    解放军出版社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张颐武:分享国家的光荣 - 10-08 11:34 am - 点击: 2573
赵仁珪:阅兵赋——六十大庆观礼作 - 10-06 10:49 am - 点击: 2568
国歌六十年曲折历程:1978年歌词曾被修改 - 09-30 02:39 pm - 点击: 3760
小学语文,定格60年时代变迁 - 09-28 04:10 pm - 点击: 3310
从当年新闻报道看开国大典:外国媒体冷热分明 - 09-28 11:39 am - 点击: 2607
一条标语的问世:“小平你好” - 09-25 02:59 pm - 点击: 2508
《中华读书报》隆重推出:六十年 六十书 - 09-25 09:59 am - 点击: 3304
60年前开国盛典秘密 毛泽东说:阅兵一定要搞好 - 09-24 11:03 am - 点击: 2599
新中国开国大典中的“第一”:第一幅毛主席画像 - 09-23 02:06 pm - 点击: 3012
保卫开国大典的第一支公安武装:公安中央纵队 - 09-23 10:59 am - 点击: 1810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