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学苑杂谈 / 马斗全:关于“吏部文章二百年”
马斗全:关于“吏部文章二百年”
2009-09-21    马斗全    中华读书报    点击: 3403

有青年朋友问诗中用事当如何,我便以己之所见,略作解答,其中曾举“吏部文章二百年”之句以为例。该青年听后云:先生何不写出以使更多如我者知之?想想也是,因成此则小文。

 

  前有论者不解欧阳修诗“吏部文章二百年”之意,而于某报发表文章指斥该句“不通”、“好笑”,并云:“只从吏部的职能看,也可以看出吏部的文字是些什么样的文章,充其量只能是一种公文。”原来他把“吏部文章”当作了“组织部”的公文,而着实闹了个笑话。于是有好些人撰文予以批评、纠正,且都解释说,欧阳修所说的“吏部文章”,乃指曾任吏部侍郎的韩愈的文章,有的还奇怪地问:“怎么连吏部指韩愈都不知道?”其实,欧阳修该句中的“吏部”,并不是指人称韩吏部的韩愈。

 

  关于欧阳修“吏部文章二百年”之用事,有一段轶事,须先一说。欧阳修(字永叔)与王安石(字介甫),皆为北宋大文豪,均在“唐宋八大家”之列。欧阳修有《赠王介甫》一诗,其中一联为“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用以称颂诗文俱佳的王安石。王安石以《奉酬欧阳永叔》答之,有“终身安敢望韩公”句,谦称自己一辈子也赶不上韩公。韩公,即韩愈。欧阳修读王安石答诗后,笑道:“介甫错认某意,所用事乃谢朓为吏部尚书,沈约与之书,云二百年来无此作也。”又说:如果是韩吏部,那到现在何止二百年。原来,欧阳修“吏部文章二百年”之“吏部”,不是用韩吏部事,而是用南朝谢吏部事。因此,当时即有人笑王安石竟然不知沈约之语而误读欧阳修之句。其实,王安石以之为韩吏部,并不能算错。因为孙樵上韩愈书,即有“二百年来无此文”的称颂之语。况且,欧阳修上句“翰林风月三千首”以李白(世称李翰林)诗称颂王安石诗,下句则是称颂王安石之文,韩愈乃为古文大家,而谢朓主要以诗名世。再则,古来惯称韩愈为韩吏部,称谢朓为谢吏部者绝少,前者为“熟典”,而后者为忌用之“僻典”。“吏部文章二百年”之用事,自以孙樵语为切当。是知王安石对该句之理解并未错,更未将“二百年”的吏部之前二百年理解作吏部之后二百年。退而言之,即使真以吏部之后二百年解之,二百多年称为“二百年”,亦无不妥。欧阳修因只读过沈约与谢朓书,却不曾读过孙樵上韩愈书,用事有未当,言亦未妥。所以王安石说:“欧公坐读书未博耳。”欧阳修、王安石两人有关语,见宋人陈鵠所撰《西塘集耆旧续闻》。同苏东坡多有交往的赵令畤于《侯鲭录》记载,苏东坡黄州咏雪诗撷道家语浑然成句,人多不知为用事,王安石一见即知所用何事,颇为东坡所叹赏,亦可证其读书之广。今之批评者虽然不知孙樵“二百年来无此文”之典,但据惯常所说的“韩吏部”,将欧阳修诗句中的“吏部”理解作韩愈,自然也不能算错,可谓“歪打正着”。

 

  由此可知,平日治学、为文作诗,尤其是与人探讨、有所雌黄,前提是必须多读书,不博读群书万不可轻下断语。古人所云“读天下书未遍,不可妄下雌黄”、“读书未博,观人文字不可轻诋”等教诲,真乃万古之良箴。即便博洽如欧阳修,有时也不免有所纰漏,何况我等一般读书人。若更不读书,而又好轻诋他人,妄责前贤,那就难免闹出“组织部公文”之类的笑话来。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肖鹰:“小题”就不能“大做”? - 08-07 09:52 am - 点击: 2090
徐怀谦:清虚之美 - 02-07 11:33 am - 点击: 3190
2012,龙腾中国 - 01-04 02:28 pm - 点击: 2267
柏峰:山深闻鹧鸪 - 08-09 11:13 am - 点击: 2252
杨学武:标点符号如是说 - 04-19 03:36 pm - 点击: 3488
蒋元明:北碚雅舍会梁实秋 - 04-15 02:42 pm - 点击: 2937
张梦阳:冬雪樱桃沟 - 03-01 03:47 pm - 点击: 3701
王斌:最后的尊严 - 02-01 05:51 pm - 点击: 4022
刘克梅:由“哈利路亚山”想到牛津大学不更名 - 01-27 11:48 am - 点击: 3008
“慎独”:不专属于泛黄的历史 - 12-28 03:44 pm - 点击: 3406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