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理论观点 / 丁启阵:苏轼为何自号“东坡”?
丁启阵:苏轼为何自号“东坡”?
2008-09-05    丁启阵    中国网博客    点击: 2810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底,从皇家监狱一出来,苏轼就被决定贬斥到黄州(今天湖北黄冈),挂的是“团练副使”这样一个没有实权、俸禄也很微薄的职位。次年正月初一,苏轼就带着长子苏迈,从京城汴梁(今天河南开封)出发,前往黄州。大约是二月份,全家在黄州团聚。黄州当时是个偏僻的小地方,阴湿多雨,物价不高;黄州太守(姓徐)敬重苏轼,相待以礼,经常邀请他出席酒宴。但是,毕竟是人口多俸禄薄,一家人的生活相当拮据。苏轼在写给秦少游的一封信中说:全家老少每天可供花费的钱不到150文。为了节省,苏轼模仿当时一个名人(贾收)的办法:每月初一,取出4500文钱,分为三十份,高挂在房梁上。每天早上用一个叉子取下一份,当天没有用完的钱就放进一个大竹筒里贮藏起来,用于招待客人。

 

到黄州之后的两年,苏轼一家过的就是这种苦日子。可能是人口增加,也可能是从前的积蓄告罄,这样的苦日子也难以为继了。这个时候,追随苏轼二十年的马正卿到黄州看望他,目睹了苏轼一家的窘迫生活。巧的是,当时的黄州太守是马正卿的同学,于是他就热心替苏轼说情,让太守把一块从前是“营地”(可能是驿站)的闲置之地拨给苏轼一家耕种。这块有数十亩大的废墟,地处黄州城东山坡之上;苏轼所敬慕的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做忠州刺史的时候曾经在城东山坡上栽种树木,经常到那里散步赋诗。因此,苏轼就给自己取了一个日后响彻天下的名号:东坡居士。从此,苏轼开始了为时两年的农夫生涯。

 

要把一块荒废了十年的地面变为可以长出树木庄稼的土地,辛苦不难想象;经过劳作,能够有所收获,改善一家人的生活,充满希望的快乐也在情理之中。这一段开垦东坡的日子,四十六七岁的苏轼一家辛苦并快乐着。这一段辛苦并快乐着的日子,苏轼以其生动的诗笔,记载了下来,这便是组诗《东坡八首》。为了方便朋友们了解距今920多年前苏轼一家的这一段生活,这里我根据《东坡八首》,转述如下:

 

废墟荒芜已久,断垣残壁,瓦砾成堆,荆棘丛生,清理起来十分费劲,用苏轼自己的话说是“开垦之劳,筋力殆尽”。不幸的是,当年又是大旱之年,开出的土地也因过于干燥,缺少肥力,很难长出东西。干活累极了的时候,放下锄头,苏轼不禁叹息道:唉!什么时候能涨工资(那时候叫“廪”,叫“俸”)呢!

 

苏轼对这块草木丛生的荒地进行了规划,低洼湿润的地方种稻麦,高平之处种上枣树和栗子树。苏轼结识的居住在武昌的四川老乡王文甫,答应送给他桑树秧苗。苏轼喜欢竹子,尽人皆知,他“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因为无肉只是让人瘦下去,无竹却会让人变得庸俗。苏轼是很想栽种一些竹子的,但是,苏轼担心,竹子会长到别人家的田地里去,即赞宁《竹谱》所言“东家种竹西家理”。这一次他就决定不种竹子了。仆人在焚烧野草的时候,发现了一口隐藏着的老井,立即跑去报告了苏轼。苏轼听后,十分高兴,打趣地说,种出粮食填饱肚子的事还八字没一撇,拿着水瓢喝水已经不成问题了。

 

发现了水井,也发现了涓滴小泉。苏轼对这股泉水做了一次溯源考察。原来泉水来自远处山岭的那一边,穿过城镇村落,水流所过之处,野草茂盛地生长。有一段水流,形成了一个有十亩大的水塘,里边鱼虾成群。这是个季节性水塘,干旱季节,塘水也干涸了,只见干枯的萍草粘着在裂开的土块上。昨夜下了一场雨,雨水渗透到一犁深以下。苏轼前去寻觅水塘旧址,想为开垦荒地找一处水源。在水塘里,他看到水芹在泥土里的宿根有一寸来长,美食家苏轼于是就想:什么时候水芹长出嫩芽,我好拿它炒鸽肉吃呢?

 

清明前种下水稻,苏轼就开始设想着种种乐事:水稻生长的每一个阶段,出针叶,分蘖,风中叶片高举,月下挂着露珠,到了秋天,稻穗沉重,压得植株东倒西歪,一垄垄的稻田里,蚱蜢翻飞,如刮风下雨……在苏轼看去,都是美妙无比的。最令苏轼高兴的是,刚刚收获的稻谷,舂米做成饭,一粒粒如同白玉,照亮盛饭的竹器。想起自己长久以来一直吃的,都是发霉变红跟泥土似的官仓陈米,苏轼认为,被贬到黄州,能吃到这样新鲜的米饭,至少口福是满意的。

 

好的农夫懂得土地肥力的重要性,这块土地荒废十年了,肥力可以想象。桑树柘树,不能很快长成,但是收成一茬麦子是可以指望的。投下种子还不到一个月,土块上已经是一片绿色了。有农夫告诉苏轼,不要让麦叶徒长,如果想要丰收麦子做很多饼子饵块,就得让牛羊上去踩踏。苏轼对农夫的直言相告非常感谢,说自己吃上饱饭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他的恩情。

 

…………

 

《东坡八首》的最后一首,苏轼以开玩笑的口吻,叙述马正卿跟自己的交往情形。苏东坡的诙谐、旷达,马正卿的执着、朴实,栩栩如生。诗如下:

 

马生本穷士,从我二十年。

 

日夜望我贵,求分买山钱。

 

我今反累君,借耕辍兹田。

 

刮毛龟背上,何时得成毯?

 

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

 

众笑终不悔,施一当获千。

 

黄州四年,本是苏轼一生最为失意的时期之一。物质的匮乏,精神的沮丧,都非一般文人所能承受。但是,苏东坡却都能随遇而安,苦中作乐。他的苦中作乐,留给我们的,是一段佳话,一抹亮色。这佳话可以给我们平淡的岁月增添一点趣味,这亮色可以给我们坎坷的人生增添一份温暖。

                                             2008-9-3

责任编辑: 林杏子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苏老泉到底是苏洵还是苏轼 - 12-05 10:31 am - 点击: 1521
谈苏轼转败为胜的写作智慧 - 03-01 05:49 pm - 点击: 2384
范子烨:《琴诗》的妙理与法螺的妙音 - 01-19 08:43 pm - 点击: 3442
苏东坡谪居黄州遗址今何在——何学善先生在东坡文化国际论坛的演讲 - 11-10 10:26 am - 点击: 2797
猿鸣鹤唳本无意,不知下有行人行—赵慕媛在东坡文化国际论坛的演讲 - 11-09 01:55 pm - 点击: 3154
海外苏东坡热爱者的殷切愿望——内山精也在东坡文化国际论坛的演讲 - 11-08 09:17 am - 点击: 3242
“时名谁可嗣 父子尽贤良”——三苏父子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 - 04-08 02:42 pm - 点击: 3445
苏东坡的旷达人生——莫砺锋教授在南京图书馆的演讲 - 09-29 10:25 am - 点击: 5601
品读苏轼《赤壁赋》:何来洞箫起悲音? - 11-07 05:55 pm - 点击: 4890
苏轼的审美人生 - 03-25 11:16 am - 点击: 2494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