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guoxue.com 国学资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国学网
国学资讯 / 史海回眸 / 力传新声于异邦——晚清“东学西渐”先行者笔耕录
力传新声于异邦——晚清“东学西渐”先行者笔耕录
2008-01-28    史革新    北京日报    点击: 1927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出现了学习西方先进经验和文化的热潮,与此同时,中国的一些有识之士意识到“东学西渐”的意义和必要性,并做了一些脚踏实地的工作,为中华文化的外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的这些努力,打破了东学西传长期被外国人垄断的局面,破除了西方世界对中国及其文化传统的偏见,开辟了中国人自己向域外介绍祖国文化的崭新道路。王韬、陈季同、辜鸿铭等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充当了“东学西渐先行者的角色”。

  ●被时人称为“人中之龙,文中之虎”的王韬,协助理雅各翻译的《中国经典》,成为欧洲汉学界研究中国古代典籍的标准译本

  王韬(1828—1897),晚清著名思想家、学者,早年曾供职于上海墨海书馆,参与外国传教士主持的翻译西书的活动。1862年,王韬因上书太平天国当局事而受到清政府的通缉,避难于香港,结识了理雅各。当时理氏正着手英译中国儒学经典。《四书》英文本作为《中国经典》的一、二卷已经在港出版,其他各经籍的翻译工作进展得艰难而缓慢。他遇王韬,犹如旱逢甘霖,即聘王为译书助手。经过两人多年努力,至1865年7月,《书经》译述宣告完竣,作为《中国经典》第三卷刊刻行世。随后,《诗经》、《春秋左传》的英文译本相继告成出版。与以前流行的中国古代典籍译本相比,理雅各、王韬合译的《中国经典》,内容相对齐全,翻译水平比以前的同类作品有所提高,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欧洲汉学界研究中国古代典籍的标准译本。

  《中国经典》的英译工作尽管由理雅各来主持,但是,由于王韬“少承庭训,自九岁迄成童,毕读群经,旁涉诸史,维说无不该贯”(王韬:《弢园老民自传》,《弢园文录外编》,第331页),被时人称为“人中之龙,文中之虎”,具有深厚的传统学术文化的造诣,所以他在翻译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每译一经,他都要事先博采群书,详察密考,写成笔记,以供翻译之用。对于理雅各弄不懂或有疑问的地方,还要研讨说明。对于王韬在《中国经典》中所做的贡献,理雅各在一封致友人的信中给予了称赞:“对我来说,只有第一流的中国学者才有价值。我还没有遇到过一个能够与他匹敌的本地学者。”

  
●为破除西方世界对中国及其文化传统的偏见,陈季同撰写西文著作直接向西方社会播扬中华文化

  继王韬之后,陈季同又用西文撰写出多部介绍中华文化的著作,把中华文化的外播事业向前推进了一步。陈季同(1851—1905),早年肄业于福州船政学堂,后被清政府派遣出国,担任翻译、参赞等职,先后在西方居住了近二十年。陈季同通晓多种西方文字,对法文尤其精通。他对西方社会政情的见解以及对法文的掌握运用,甚至连西人也赞叹不已。

  陈季同发现,西方人并不缺乏了解中国的好奇心,但对于中国及其文化又存在着严重的偏见,甚至“把我们中国人想象成了一种被驯化了的类人动物,在动物园里表演着各种滑稽动作。他们总喜欢将我们置于幻灯之中”。他感慨地说:“在欧洲,我不仅常常被问及一些极为荒谬可笑、愚不可及的问题,而且发现,甚至那些自称要描述中国的书籍也谈到了许多怪诞不经的事情。”作为一个中国人,他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决心要亲手破除这些偏见。他认识到:这些“错误的形成来源于偏见。因此,当我觉得有能力写一部关于中国的书以表达我个人的印象时,就决定提笔写出它并将其发表。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想我恐怕更有资格去完成这一任务。至少不比他们缺少便利条件”。(陈季同:《中国人自画像》序言,第3—4页)基于这种考虑,陈季同确立了这样的写作宗旨:

  我打算在这本书(案:指《中国人自画像》一书)中实事求是地描述中国——按照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了解来记述中国人的风俗习惯,但却以欧洲人的精神和风格来写。我希望用我先天的经验来补助后天的所得,总之,像一位了解我所知道的关于中国一切的欧洲人那样去思考,并愿意就研究所及,指出西方文明与远东文明之间的异同所在。(陈季同:《中国人自画像》序言,第3—4页)

  正是出于破除西方世界的偏见,让西方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的动机,陈季同从19世纪80年代中期起,陆续出版了不少法文著作,行销于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介绍了中国的不少情况。其中,比较有影响的著作有:《中国人自画像》,对中国的风俗、文化作了详细的介绍,引起法国读者的浓厚兴趣,该书于1884年7月初版,年内出至第五版,到次年5月,已刊印十一版,后被译成英、德等国文字在欧美流传;《中国人的戏剧》,对中西戏剧作品作了多方面的比较研究,是一部中法文学比较研究随笔集,书于1886年出版,年内三次印刷;此外还有《中国故事集》、《中国的快乐》、《黄衫客传奇》、《巴黎人》、《吾国》等。这些法文著作从不同的侧面介绍了中国社会的文学艺术、伦理道德、社会习俗,并对中西文化的一些方面进行了比较研究。有些书诸如《中国人自画像》、《中国人的戏剧》、《中国故事集》等一度成为法国及欧洲的畅销书,在西方社会产生了轰动性的影响,有助于在海外播扬中华文化,破除西方世界对于中国及其文化的传统偏见。从陈季同著述的内容及效果来看,他提出的目标基本上达到了。

  ●近代“文化怪杰”辜鸿铭认为,西方学者所编写的讲述中华文化的书籍,水平低下,错谬百出,充满民族偏见,为了使西方人正确认识中华文化的价值,他开始重新翻译儒家经典

  辜鸿铭(1857—1928),在中西文化交流方面同样有着不凡之举。重新翻译儒家经典,便是他在向域外传播中华文化方面做出的积极努力。他自幼留学英国,曾遍游德、法、意、奥等国,精通西方语言及文化。回国后,长期担任张之洞的幕僚,后任清政府外务部左丞。辛亥革命后,为北京大学教授。辜鸿铭以“精通西学而极端保守”的思想表现而被人们称为近代中国的“文化怪杰”。

  前述王韬协助理雅各翻译的《中国经典》,在得到肯定的同时,也因存在不少缺陷,受到一些中外学者的批评。批评者中就包括辜鸿铭。他批评道:“这些译著并不都令我们满意。巴尔福先生公正地评论说,在翻译这些经典的过程中,大量地依赖了那些生造的专门术语。我们感到理雅各博士所借用的那些术语是深涩的、粗疏和不适当的。有些地方简直不合语言习惯。”在他看来,西方学者编写的讲述中华文化的书籍,水平低下,错谬百出,充满民族偏见,不能使人正确认识中华文化的价值。这样,辜鸿铭不仅萌发了重新翻译中国经典的想法,而且付诸实践,着手西译儒学经典。他完整地翻译过的儒学经典有三部,即《论语》、《中庸》和《大学》。此外,他还片段地翻译过《诗经》、《尚书》、《孟子》、《孝经》、《礼记》等。由于辜鸿铭不仅精通西语、西学,而且对于中国传统学术文化造诣深厚,非一般传教士所可比拟。因此,他英译的儒学经典比起理雅各的译本要更为准确、精湛。而且他还考虑到西方国家读者的文化背景,在经文注释中尽量引用歌德、卡莱尔、莎士比亚、爱默生等西方著名学者的话语,使西方读者在阅读中很容易地产生亲近感,有利于西人对中华文化的了解。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 山君
查看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晚清外交官陈季同:一位震惊法国的中国人 - 11-22 10:06 am - 点击: 1467
《变局:百年国学纪事》之国学门聚群星闪耀 新儒家启数代传人 - 08-16 11:06 am - 点击: 1685
尊孔的辜鸿铭为何说“孔教拜孔子 孔子要上吊” - 02-20 01:46 pm - 点击: 1967
花鸟虫鱼看世界:晚清的博物教科书 - 10-31 02:25 pm - 点击: 1976
晚清政治潜规则:多种多样的“官”系网 - 09-25 10:52 am - 点击: 3386
“晚清四大冤案”之首:杨乃武与小白菜 - 09-16 02:08 pm - 点击: 2600
旷世怪杰辜鸿铭 - 02-13 05:50 pm - 点击: 3506
狂儒辜鸿铭:“焚烂报纸,坑烂报纸的主笔” - 11-14 11:27 am - 点击: 2446
李子明:剃头的故事 晚清出国人员生活小记 - 11-05 03:31 pm - 点击: 4630
辜鸿铭:天下第一骂 乖僻文人的独立精神 - 10-20 12:04 pm - 点击: 3988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BEIJING GUOXUE TIMES CULTURE TRANSMISSION CO.LTD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www.poetry-cn.com 合办
Powered by phparticle & tphs